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人造衛星情人


人造衛星情人 P 1
二十歲那年春天,堇有生以來第1次墮入戀情。那是一場猶如以排山倒海之勢掠過無邊草原的龍捲風一般的迅猛的戀情。它片甲不留地摧毀路上一切障礙,又將其接二連三捲上高空,不由分說地撕得粉碎,……

人造衛星情人 P 2
在同堇作為「朋友」交往的期間,我還和兩個或三個女子交際着不是數字記不確切,而是由於數法不同,有時為兩個,有時為三個。如果再加上睡過一兩次的,名單還要略長一些。在同她們相互接觸身體的……

人造衛星情人 P 3
母親的相片總算有幾張存留下來,結婚紀念照和剛生下堇不久的搶拍照。堇抽出老影集,一次又一次看那相片。僅就外表而言,堇的母親——保守地說來——是個「印象淡薄」的人。身材不高,髮型普通,……

人造衛星情人 P 4
日本小說也好外國小說也好新的也好舊的也好前衛也好暢銷也好——只要是多少能使心智興奮的,什麼書都拿在手裡讀。進圖書館就泡在裡面不出來,去神田舊書街可以耗掉一整天時間。除了我本身,我還……

人造衛星情人 P 5
據父親說,名字是去世的母親選定的。母親頂頂喜歡莫扎特那首叫《紫羅蘭》的歌曲譯註:「堇」意為紫羅蘭,在日語中是同一詞。,很早就已打定主意:自己有女兒就叫這個名字。客廳唱片架上有《莫扎……

人造衛星情人 P 6
除了為打發時間看的極為消閒性的東西,敏几乎沒摸過小說。那種「此乃無中生有」的念頭總是揮之不去,感情沒辦法轉移到主人公身上,敏說。向來如此。她看的書僅限于記實性的,而且大多為工作之需……

人造衛星情人


人造衛星情人 P 7
說不定現在已然到手的東西都將損失一盡。但自己已別無退路。只能委身于眼前的激流——縱使自己這個人在那裡灰飛煙滅。 她的預感——當然是現在才知道的——百分之一百二十正確。 堇打來……

人造衛星情人 P 8
「唔。」我把聽筒從右手換回左手。聽筒中傳來堇的喘息。我不知如何應答,便依照不知如何應答時的習慣道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不是跟我吧?」 「不是跟你。」堇說。聽筒裡傳來廉價打火機點……

人造衛星情人 P 9
好好,堇說。敏為兩人選了同樣的東西:主食為炭火烤新鮮白肉魚,外加少許帶蘑菇末的綠沙司。魚的刀口有點焦,焦得賞心悅目、無懈可擊,堪稱藝術品。旁邊有幾個南瓜面丸子,和搭配得極其高雅的苣……

人造衛星情人 P 10
敏微微一笑,眼角現出迷人的皺紋。「去我家吧,有東西想給你看。」 大學第1個暑假,我一個人心血來潮地去北陸旅行,和一位同樣單獨旅行的比我年長八歲的女性在電氣列車上相識,過了一夜,當……

人造衛星情人 P 11
「不過嘛,智能枯竭這種事世上也是存在的。」我謙虛道。 「0K,這且不論,現在你好好想想看:我在那裡看到了什麼?猜中了,這兒的賬我來付。」 我乾咳一聲說:「給你看了你現在穿的豪華……

人造衛星情人 P 12
「你恐怕還不瞭解我,」敏把酒杯放回桌面,以平和的語調說道,「這裡的我不是真正的我。距今十四年前,我成了真正的我的一半。如果在我還是原原本本的我的時候見到你,那是多麼好啊!可事到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