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骨頭在說話


骨頭在說話 P 1
DEJA DEAD 譯者:簡伊玲 這次案件裡的女性死者觸動了我,從屍體上我感受到她們的恐懼、痛苦和無助。憤怒和被侮辱的感覺包圍着我,唯有挖出那禽獸,讓他付出應有的……

骨頭在說話 P 2
當我駛過扎卡提爾橋,轉向西前往維格的這一路上,腦子裡儘是老家的景象。接着我經過河邊的摩松釀酒廠,以及加拿大電台大樓的圓塔,想到在那裡面工作的人們:他們一定和我一樣,渴望能趕快放鬆休……

骨頭在說話 P 3
我對他點點頭,但是他早已轉過身去。那兩個工人靜靜地看我走近,然而當他們一擺頭時,向晚的陽光便在他們的墨鏡上聚成橘色的光束,令人眩目。走近一看,我才發現他們兩人都留了很濃密的絡腮鬍。……

骨頭在說話 P 4
吉爾停下腳步,往後退到一個相當遠的距離。這味道很濃,他毋需多看一眼就知道是這裡。馬尾則站在十英呎遠的地方,沉默不語地指向一個被樹葉和泥土覆蓋的地方。那上頭圍了一群蒼蠅嗡嗡作響,如同……

骨頭在說話 P 5
他雙手一撐,挺直身子,走到駕駛座旁,從車窗探頭進去把無線電拿出來,一臉狐疑地看著我。 「是命案。」我說。 他面露驚訝、懊惱的表情。按下通話鈕。「是命案。」他用法語對總機說。……

骨頭在說話 P 6
我抓起寫字板,開始填寫表格。姓名:不詳。驗屍日期:1994年6月3日。調察員:路克·克勞得爾、麥可·查博紐,蒙特婁市警局兇案組。 我填上警方筆錄編號、太平間編號和解剖室編號,此時……

骨頭在說話


骨頭在說話 P 7
我一轉身,發現丹尼爾技師正從外面的辦公室看進來。他的臉突然一陣痙攣,上嘴唇吊起,眼睛也皺成一團。他急忙把身體重量全放在一隻腳上,另一隻腳翹起,整個人的樣子看來就像在沙灘上等待潮水的……

骨頭在說話 P 8
他的目光看向解剖室裡的柜子,看著玻璃櫃裡的瓶瓶罐罐,看著各式各樣的解剖工具,但他就是不敢直視屍體。我看過屍體的照片,從照片上看來一點也不恐怖。距離太遠了,血液和血塊都看不清楚。對刑……

骨頭在說話 P 9
時間己晚了,但是我的腦子仍不肯休息。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不容易才得以入睡。整個周末晚上,那些屍體的數字編號不停在我腦海裡跳躍,像幽靈一樣,緊緊糾纏着我。 三 戈碧的聲音從……

骨頭在說話 P 10
由於戈碧的緣故,我才得以在1990年在麥卡基爾大學獲得客座教授職務。在我開始兼職擔任驗屍工作,並且繼續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工作時,每隔六周便來回兩地跑。去年我才正式結束北卡羅來納州大學……

骨頭在說話 P 11
這是他的習慣,而克勞得爾今天算是得到教訓了。 伯格諾把頭探出辦公室。「要進來坐嗎?」他問我。 「好呀,」我說:「你要喝咖啡嗎?」今天進辦公室後還沒喝到咖啡。我們經常為對方煮……

骨頭在說話 P 12
「茜兒·托提爾的命案啊,」我說道:「她在1993年10月遇害,屍體被肢解、斬斷頭部、取出內臟。」我直盯着他說:「而且她的遺骸也是被裝在塑膠垃圾袋裏。」 他舉起雙手,在嘴唇前交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