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崩潰


崩潰 P 1
你以為你遇到麻煩了嗎?災難與尼爾·努德爾曼才真是形影不離呢!他靠A&P後面的垃圾箱養家餬口,被逮捕過,挨過打,受到鄰居的欺侮,遭過朋友的背棄。眼看入瘋人院無望,「生活……

崩潰 P 2
在生活的煎熬中,努德爾曼無奈地選擇了向這個社會妥協的道路。他「想過真正的日子,想順其自然不再拚命,不再自暴自棄一事無成,不再等候別人的輓救,不再期望奇蹟發生」。因為他模糊地認識到:……

崩潰 P 3
為了避開人們的目光,在鎮上走的時候我總是縮首藏尾。收帳人若不是嫌在齊腰深的雪中跋涉一英里也未必能在朦朧的樹林中摸到我的家,定會把我的家門敲破。每想到我正面臨名聲掃地的危險,就不免感……

崩潰 P 4
我撈到這根既省錢又能生存下去的救命稻草純屬偶然。辦法如此簡單,迴首過去這幾年我不得不驚訝,自己為什麼竟全然沒有發現它呢?這一策略說白了就是一個字——不。不買值錢貨。不買新衣服。 ……

崩潰 P 5
「他滑成了!他滑成了!」馬格努斯又是蹦又是跳。 「他滑成了!」維維卡靠着廚房的窗口喊道,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快瞧!」我在瞧。我當然在瞧。兩眼噙滿淚水。 我努力剋制自己,……

崩潰 P 6
這種事,我已經說過,只是偶爾發生,當然不會影響我白天的正常教學工作。即使只教教夜校,問題也能得到解決——希望您能明白我的意思。總之我有一種感覺,鑒於您個人的生活經歷,您一定能明白我……

崩潰


崩潰 P 7
他笑起來。 「自然。」佩裡重複說。他一直垂涎我林中的安樂窩,只要有可能就偷偷從妻子身邊溜出來或者從房頂上下來到我的廚房去,他只是靜靜地坐者,喝着咖啡,觀賞小鹿在地裡吃草。 ……

崩潰 P 8
古伯斯威爾是一座多麼奇怪的城鎮呀,在等綠燈的時候我不禁聯想著。這時我瞧見一位營養不良的母親正拖着五個流着鼻涕、齜着黃牙的孩子,她跟我一樣清楚,山上古伯斯威爾大學裡那些自命不凡的學者……

崩潰 P 9
「還要出去?」她差一點把頭髮拽下未。 「嗯,再待一會兒。」我打算先從裏邊試一試,暫時先這樣幹,最好別把外頭弄得不成樣子。 豪斯弗勞·根茨又打掃了一會兒後終於不見了。我放鬆下……

崩潰 P 10
我拚命地加勁干,可是總幹不成我預想的那個樣子。什麼地方不對頭,可我又說不上來是哪裡。去它的吧。接着干。 快點把窗子裝上去,然後走人。 這窗子是那種豪華的賽莫潘式雙層隔熱玻璃窗……

崩潰 P 11
長期的憂慮使他的自我支撐能力減弱,這足以解釋為什麼努德爾曼先生在以上境況下連最簡單的拒絶詞「不」都不會說。 他最近言行中流露出的對黑人的理解,暴露了他的偏執狂,而且治安維持會的……

崩潰 P 12
「我認為我應該得到一個說法。」維維卡惱火地說,她的臉因剛剛躺過而漲紅着。由於歷史原因,瑞典人具有與生俱來的對法律的敬重,真讓人討厭。 「真的沒什麼,只不過有一點小小的誤會,我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