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果戈裡小說集


果戈裡小說集 P 1
前 言 本書作者尼古拉·華西里耶維奇·果戈理是俄國文學中的散文之父,正如亞歷山大·塞爾蓋耶維奇·普希金是俄國文學中的詩歌之父一樣,他們兩人一向被譽為俄國文學史上的雙璧。 ……

果戈裡小說集 P 2
「要人」為了表示自己的不快和威嚴,這時突然對他大吼一聲,當場把他嚇昏了過去。亞卡基·亞卡基那維奇到家後發了高燒,到第2天就一病不起、一口薄皮棺材把他抬了出去,這個人就算從世上消蹤滅……

果戈裡小說集 P 3
他沒有孩子。加普卡可有孩子,常常滿院亂跑。伊凡·伊凡諾維奇總是給他們每人一個麵包圈,一塊香瓜,或者一隻梨。在他家裡,加普卡攜帶著儲藏室和酒窖的鑰匙;他寢室裡的大箱子和中間的儲藏室的……

果戈裡小說集 P 4
相反,伊凡·尼基福羅維奇卻穿褶折這樣大的燈籠褲,如果把褲子吹鼓起來,可以把整個院子,外帶穀倉和房屋、都一起裝下去。伊凡·伊凡諾維奇有一雙大大的,富於表情的、暗褐色的眼睛,嘴有點象字……

果戈裡小說集 P 5
「哼!鐵。它為什麼是鐵打的?」伊凡·伊凡諾維奇自言自語道。「它在老爺家裡有許多日子了嗎?」 「恐怕有許久了。」 「傢伙真漂亮!」伊凡·伊凡諾維奇繼續說:「我要去求他讓給我。他留……

果戈裡小說集 P 6
「算了吧,伊凡·尼基福羅維奇,您多咱才會去打獵呢?除非要等來世了。據我知道,別人也都記得,您連一隻鴨子都還沒有打死過,老天沒有把您造成愛好打獵的天性。您有莊重的姿勢和體態。您怎麼能……

果戈裡小說集


果戈裡小說集 P 7
伊凡·尼基福羅維奇要是不說這句話,那麼,他們爭執了一番,就會象往常一樣,和好如初地散場;可是,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伊凡·伊凡諾維奇簡直是惱火了。 「您說什麼來着,伊凡·尼基福羅維……

果戈裡小說集 P 8
不過,最後,他想開了,開始忙他的日常事務。他很遲才吃飯,直到几乎傍晚才去遮檐下面躺下休息。加普卡煮的鮮美可口的鴿子甜菜湯把早晨一場閒氣完全驅散了。伊凡·伊凡諾維奇重新又開始心滿意盡……

果戈裡小說集 P 9
第1根木樁鋸斷了;伊凡·伊凡諾維奇又動手鋸第2根。他的眼睛燃燒着,由於恐懼,什麼都看不見了。伊凡·伊凡諾維奇忽然大叫一聲,嚇得發獃了:他彷彿看見一個死人;可是他很快就清醒過來,認出……

果戈裡小說集 P 10
「好,念吧!是呀,我上他家裡去……我甚至可以詳詳細細告訴您,他是怎樣款待我的。下酒的菜有熏鱘魚,獨一無二的!這可不是我們這兒的熏鱘魚,」說到這兒,法官彈彈舌頭,微笑了,同時他的鼻子……

果戈裡小說集 P 11
二、該同狠瑣下流之貴族復謀侵佔余自先父伊凡·奧尼西之子彼烈烈邊科曾任牧師職務繼承之祖產,其手段卑鄙惡毒,竟不顧任何法律,將鵝棚移至與余一柵遙遙相對之處,目的不過欲加深對余之侮辱而已……

果戈裡小說集 P 12
「沒有辦法,念吧,塔拉斯·季洪諾維奇,」法官帶著不快的神氣轉向錄事說,同時、他的鼻子不由自主地嗅了嗅上嘴唇,以前他通常只有在非常愉快的時候才這樣做。鼻子的這種自作主張的行為,使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