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好一個國舅爺


好一個國舅爺 P 1
露齒賊笑。 小白球神迅地射向少年的後腦勺。 剎那間,少年不見了。 小人兒傻眼了。哪有人平空就不見了?又不是見鬼了……其實恭親王府裡住的都是鬼?驀地,有抹白色錦袍落入他的眼角裡。小人兒渾身僵硬,眼珠慢慢移到那個坐在他……

好一個國舅爺 P 2
不是跟你說了嗎?我爹老是在我床邊跟我娘說話,吵得我都睡不着!他們以為我沒聽見,想給我個大驚喜吧,那些死板板的人偶我偷偷看過,裡頭還有一個 等我死後要跟我成親的人偶呢,我一點也不喜歡!」 「原來如此……」 少年眉心微結……

好一個國舅爺 P 3
紙上。 這建酒樓每日絡繹不絶,「春花秋月酒樓」。 酒樓門扉還是開而是差點不事先訂下絶對進不去,明明剛纔他親眼看見裡頭人滿為患的,現在是怎樣?以為他瞎了嗎? 細長的眼眸半眯,他抿着嘴,頭也不回道:「菁菁,你說這是什麼……

好一個國舅爺 P 4
怎麼看出她是小楚國來的?」青衫丫頭問道。最多,她只能依美貌程度來判斷這姑娘不是天朝人,但要精準地說出是來自哪個國家……天朝裡大概也只有少爺有這本事了。 龐何沒答她,瞄瞄拚命追着馬車的四個娃娃,忽然間,他發出咕咕的怪笑聲……

好一個國舅爺 P 5
老太監。「國舅爺,奴才在這裡叩安了。」 「這馬車就這麼點大,你叩什麼安,可別叩掉你帽子,難看啊。」 龐何有點悶,本以為車裡只有長孫勵,哪知多了一個不識相的老太監。 他鳳眸掃過坐在自己對面的長孫勵。他衣袍微微凌亂,顯然匆……

好一個國舅爺 P 6
才真的老了,老太傅也許說了什麼,但奴才真的忘了,倒是皇上……」 「皇上?」 「不不,是先帝,奴才在先帝身邊跟了段日子,正巧是龐太妃入宮的,那幾年,奴才曾偶然間聽到先帝自言自語『要也罷。 可惜品性過劣,不要也吧。』接……

好一個國舅爺


好一個國舅爺 P 7
保守得緊。 李大人頭也沒抬,哼聲道:「陌鳳語言跟天朝相通,文字則否,這些最後總是要潤修的,這潤修過程哪裡是小國舅能體會的呢?」 龐何撇了撇嘴,逕自看著手中原文書裡活色生香的畫面。恭親王是第1手拿到的?怎麼以前有這種好……

好一個國舅爺 P 8
定,有點心浮氣躁,又道:「相爺是太后人馬,皇上大婚後,接着就是攝政王跟太后,再接着呢,跟大樹一樣的恭親王,如果也能成為太后那系,那整個天朝不就掌握在太后手裡了嗎?」等了等,等不到他響應,龐何不由得抬起眼。 那雙俊目落在……

好一個國舅爺 P 9
小皇帝瞪他一眼,當作沒看見他摘花踩花的惡劣舉動,想了想道:「舅舅是自己人,我不是不讓你知道,而是這種鬼魂之事聽多了,對人總是不好,皇叔跟我,都貴為皇族,自然不被這種事影響,但聽說舅舅小時多病,我總想萬一……」 「好了……

好一個國舅爺 P 10
了很有福氣感。 他想起龐何每次老愛咬掉福壽兩個字,不由得暗笑,直覺看向長孫勵。 長孫勵的目光正落在那盤蘋果上。 驀地,小皇上脫口道:「送一盤上翻書房吧。」 又補充,「賞龐國舅的。」 「是。」 太監退下了。小皇帝……

好一個國舅爺 P 11
母妃的佛心性子。入宮沒多久,先帝便辭世,根本來不及懷上龍種。 平日龐何上慈壽宮是要等召見的,龐太妃雖然寂寞也知龐何不受拘束的性子,鮮少主動召他入宮陪伴。 他記得,龐何最近迷上陌鳳國的七冊小說,每天讀得不亦樂乎,還會故……

好一個國舅爺 P 12
有話跟龐何說呢。」 龐何一愣。 「有件事,想請小國舅幫個忙,但在此之前,你抬起頭讓哀家看看。」 「臣不敢。」 「有什麼好不敢的?」太后淡聲道:「哀家要你抬頭就抬頭吧,難道還要哀家求你不成?素聞小國舅在京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