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1
在黑暗中蠕動 [日]江戶川亂步/著曹宇/譯 前言 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具體的年代已經忘記。就連是從哪裡來,到何處去的旅程也已想不起來。那時我剛過二十,每天在頽廢中生活,當……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2
在受僱于畫室的老婆婆看來,三郎這個男人之所以選擇畫家這一職業,並不是為了繪畫、賣畫,而是為了和女模特們調情。可見,他對於女模特們也充滿了興趣。但凡在市面上走紅的女模特必會踏足其畫室……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3
如果諸位讀者允許的話,作者想稍微描述一下他們畫室裡的生活究竟是什麼一種狀態。同時,蝶的奇怪要求是在什麼場景下提出的,三郎又是如何輕易答應的,對於這些想稍作贅述。如剛纔所述,在某個溫……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4
話音剛落,蝶一下子從三郎的手中跳下椅子,嘟囔着「啊!真冷」,隨後將虎皮纏裹在全裸的身上,像個蠻荒之女倒在地毯上。 三郎不由地同情起蝶來。她必定有無法言明的煩惱,有秘密。她為什麼不……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5
賓館的浴衣送來後,蝶便換上了碎花招綢的裌衣,纏上一條腰帶,然後與那個身材矮小的操着越後口音,但絶非美人的服務員一起朝浴室走去。三郎聽見她們穿過走廊的啪嗒啪嗒聲越來越遠,突然切身感到……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6
也許是離得太近的緣故,一時間,三郎覺得那是另一個世界的身軀,竟感到一絲恐懼。 蝶那巨人般的身軀紋絲不動,只是那脖子上的筋一跳一跳的,就像一個野獸在喘息着。光滑如玉的身軀上溫泉水泛……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7
經過一番激烈運動,搓澡人充血的雙手擰起一個小桶,將溫泉水嘩嘩啦啦地沒到蝶的身上。頓時,那身上僅存的斑斑點點的肥皂泡如河流中的冰雪融化一般被沖得一乾二淨。那處子般血色極旺的腹部及臀部……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8
「胡說八道,你還是害怕。說出來,好嗎?你究竟為什麼拉我到這裡來?」 「無論有什麼嚴重的事,哪怕要我的命,我也不會捨棄你的。我發誓。好了,說吧,求你了!你為什麼害怕東京?你剛纔看到……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9
在人們的記憶中,喪生於那無底池沼中的人決非兩三個。並且讓人迷惑不解的是那些溺水者的屍首從未露出水面,永遠地消失了。從稻山賓館建成後算起,就有兩人喪命。一個是附近村落的年輕人,自恃力……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10
「沒有。現在要說客人,除了您之外,六號房間有兩位,二樓有三位,總共六人,而且都是男人。孩子是一個都沒有。」 「但我剛纔好像聽到搖籃曲了。您有孩子嗎?」 「我沒有。」老闆奇怪地望……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11
野崎三郎的戀人蝶果真如三郎及稻山賓館的人們所猜想的那樣,葬身于池沼中的藻群裡了嗎?還是躲在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過着隱居之士的生活?三郎兩度聽到的搖籃曲究竟是何人所唱?說不定那人就是蝶……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P 12
女人畏畏縮縮靠近喜八,朦朧的燈光映照出其面孔,裝束一般,但曲綫豐滿,容貌誘人。這個看上去像是招待的女人垂着頭,忸忸怩怩站在那裡。 「回哪?我送你。」 喜八拍着胸脯站在前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