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獄門島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1
引子 「白龍」號 在岡山縣、廣島縣和香川縣三縣的交界處,有一個坐落在瀨戶內海中間的島嶼,叫做獄門島。 其實,這座島的正確名稱應該叫北門島,長期以來,島上就流傳着各種各樣的傳說。……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2
「哦!原來是竹藏啊!我沒發現你在這條船上。」 和尚從容不迫地說著。 「人真多啊……師父去哪裡了?」 竹藏又問了一遍。 「我啊!我是去吳市拿弔鐘。」 「那個弔鐘還在呀?就是……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3
鬼頭扯着嗓子喊:「這下子可以活着回去了!」似乎有種終於卸下肩頭重擔或是徹底解脫似的喜悅。 儘管每個人都不願死在戰火裡,卻也沒有人比鬼頭千萬太更怕死的了。 他每次虐疾復發時,就像……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4
出了漁夫村,道路突然變得險峻起來。金田一耕助與和尚兩人爬上曲折的山路,就看到一座簡直像城堡般的大宅邸。 只見一大段又高又長的花崗岩石牆從山坡到山谷,連綿迤儷,十分壯觀,石牆的下部……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5
這三個女孩子像三朵盛開的鮮花,那股逼人的美不禁讓金田一耕助的脊背升起一陣寒顫,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所擔負的使命是多麼困難。 他想起在悶熱的複員船中,鬼頭干萬太一邊掙扎着呼吸,一邊努力……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6
「島上的漁夫都抱著生死由命的想法,人人都有及時享樂的心態,喝酒、打架、採購,經常使他們透支精力,因此漁村裡船東跟漁夫的關係,比農村裡抵住跟佃農的關係還緊密。當然,身為船東沒有兩把刷……

金田一之獄門島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7
「所謂的看潮人,就是負責瞭望潮水漲落的人,相當於軍隊裡的連隊長。漁船依靠看潮人的紅旗來決定下不下網,如果他不揮旗,就不撒網,所以漁船收穫的好壞要看船東是否擁有好的看潮人。竹藏是這一……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8
其實如果要直接回寺裡去,應該往左走,現在他往右走,是因為鬼頭家分家的房子就在這一帶。 鬼頭本家與分家隔着一座山頭對峙着,如果千光寺是象棋裡的將,那麼鬼頭兩家就應該是將兩邊的車。兩……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9
清水說到這裡,暫時停了下來。金田一耕助則依舊默默地看著海面。 這股沉默氣氛,使他感到胸口悶悶的,有種說不出話來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清水又接著說: 「嘉右衛門就像太閣大人般,……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10
從禪房到正殿的走廊前,有棵老梅樹。這顆老梅樹的樹冠已超過走廊屋頂,向南伸展的樹枝長達十幾米,樹幹粗到一個人都抱不住。為了保護這棵老梅樹,寺院專門在樹幹周圍裝了柵欄,旁邊立着一塊牌子……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11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搖搖頭,似乎是想甩掉這個可笑的想法。畢竟,金田一耕助跟任何一邊的鬼頭家都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千萬太臨終時的話,卻時常在腦海中響起,如浪潮、如驚雷、如鬆濤般攪得他心……

金田一之獄門島 P 12
「我幫她穿和服的時候,早苗正在聽收音機裡的勞動新聞……」 「那應該是六點十五分左右。」 金田一耕助在一旁插嘴道。 「那之後花子還在嗎?」 荒木村長又追問了一遍。 「應該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