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殺人如微風》


《殺人如微風》 P 1
第1章 一個男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男人既不是體面的紳士,也不是冷酷的殺手。 總之,這是個「一無所有」的男人。 甭說沒有錢,他手上空無一物,連個袋子或包包也沒有。衣服呢……

《殺人如微風》 P 2
「有個法子值得一試喲。」坐在后座左邊的「偶像明星」說話了。 「什麼法子啊?」永原問道。 這當然不是認真詢問的口氣;只是如果不問的話會惹偶像不高興罷了。 「跟觀眾一起從大門口出……

《殺人如微風》 P 3
夏美馬上就又睡着了;身體往朱子依偎了過去。朱子輕輕地讓夏美的頭枕在自己的膝上。 開到公寓還得要三十分鐘。 「司機先生,請慢慢開沒關係。」朱子說道。 ──大內朱子原本並不是因為……

《殺人如微風》 P 4
用這種姿勢睡了一整夜,其是不頭痛才怪。 「毛巾,毛巾在哪裡……?」 手伸出去東摸西摸了半天,忽然咻的一聲,毛巾自動落到了手上。 「──嗯?」 克彥三兩下匆匆擦完臉,連忙回頭……

《殺人如微風》 P 5
「聽說她不會樂器呀──」 「是啊。她雖然在演唱會裡彈過鋼琴,不過是「一指神功」,用食指敲幾個單音而已。」 確實如此,誰都曉得星澤夏美不會禪鋼琴。不過,光是那樣生澀地彈個幾下,已……

《殺人如微風》 P 6
這種情況很少有;不,也許是頭一回也說不定。──所以朱子才會如此在意。 在六本木的街上閒逛的時候,朱子好幾次想打電話回公寓看看,又怕把夏美吵醒,結果還是沒打。 一直到下午四點,朱……

《殺人如微風》


《殺人如微風》 P 7
三步並做兩步跑到客廳裡,朱子一把抄起電話。 ──還得考慮要送到哪個醫院。 必須是在這附近,足夠可靠的醫院才行。 朱子連忙用對講機和一樓的總機聯絡,把永原叫了土來。 ──沒一……

《殺人如微風》 P 8
近子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沒什麼啦,只是有點在意而已。」 千繪說著,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 星澤夏美割腕自殺。──現在各種傳播媒體一定都為搶新聞而擠破頭吧。 ──老哥昨天晚……

《殺人如微風》 P 9
夏美有如公司的搖錢樹,安中平常當然就很在意她。可是,那是出自切身利害的關心。可是方纔安中的那句話,卻似乎懷着超乎于此的意味……。 朱子想著想著,又輕輕地打開病房門,想回到病房裡。……

《殺人如微風》 P 10
好大的力氣,這真的是女人嗎?克彥和千繪被護士從醫院的大門推了出來。 「真是的!」 千繪瞪着克彥:「都是老哥你啦!居然在這種時候亂叫一通。」 「喂,你知道她要給我打的是什麼針嗎……

《殺人如微風》 P 11
夏美會送到這裡來,大概是因為安中對這家自己太太住的醫院比較熟的關係吧。不過,安中對太太在此住院的事卻隻字未提。 「已經住好久囉。」 貴代說道。「簡直覺得自己變成這家醫院的主人啦……

《殺人如微風》 P 12
千繪向司機說明了回家的路線。 星澤夏美喘着氣靠在椅背上,緊緊地合抱著披在身上的夾克。 這是真的,還是在做夢? 克彥悄悄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哇!這麼痛,錯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