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虎狩月


白虎狩月 P 1
蔽呼吸的阻礙,可是,為什麼這麼簡單的動作她會完全做不到? 小時候,會有細心的奶媽連忙將她自被筒裡拖出來,現在呢? 啊,好冷。不知斷氣後,屍體和冰雪哪個會比較冷?師父一定已經開始搜尋她了吧。真諷刺,她一直想逃避的對……

白虎狩月 P 2
劇烈顫抖的小身子。「她的眼睛怕亮,快別讓陽光照進來!」 就算門已立刻關上,也斷絶不了突來的強烈刺激帶給她的折磨。 「冰雅?」低柔的嗓音情至她身畔。「你也真是的,一醒來就急着照鏡子,這麼愛漂亮,嗯?」 渾厚的輕……

白虎狩月 P 3
近的俊魅面容與撫觸中保持驚醒。 「兩天前你就已迷迷糊糊地醒來數次,哭着問自己在哪裡、我是誰、你是誰,又昏昏睡去。」 「我才不會哭!」她虛脫地駁斥。 「是啊。」 他的手指譏誚地替她抹去眼角撒謊的證據。 「……

白虎狩月 P 4
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 「別壓到頭上的傷口,省得傷口又裂開,把你惡化成個大白痴。」 女于輕笑。 「鴛鴦……你叫鴛鴦是嗎?」她已無依無靠到只能依賴。這個始終親切的人。「我究竟和白虎是怎麼樣的一對師徒?他……

白虎狩月 P 5
的臂膀,便將她拖進他肥軟的懷裡。 「你做什麼?手腳放乾淨點!」她駭然回魂,瘋狂推拒整團肥肉的糾纏。 「少假作清高,你會不知道你進府來是做什麼的?」他毛躁地箝着難以控制的小身子,漸漸被這陣纏鬥引發慾火。「我才在抱怨……

白虎狩月 P 6
來又有何用?街上稀疏的人影各有各的歸處,她好想抓個人來問:她該到哪裡去,往哪裡走。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方向,只有她,孤立在廣闊的街口,不知所措。 好冷……原來又開始飄雪了,她真該偷件棉襖再逃出來。 師父沒有阻止……

白虎狩月


白虎狩月 P 7
打手狠踹一記,跌了個狗吃屎。 「打死這小子,把那娘兒們抓過來!」三、四名打手應大漢的怒喝,霍地殺向冰雅他們。 「快走!別在這兒礙我手腳好不好?」跑堂倌一面力戰群雄,一面咆哮。 「你要我走到哪去?」冰雅又急又惱……

白虎狩月 P 8
丫頭,在師父面前還撐什麼,早點這樣老實地倚靠師父不就得了?」他垂着笑眼凝眯胸膛上緊揪着他衣衫的蒼白小手,怯懦地顫抖,彷彿擔心自己下一刻會突然抓個滿手空。 她撐不下去,她真的沒辦法獨自面對目前的處境。無依無靠的感覺太恐……

白虎狩月 P 9
這樣呢?他苦笑。 「你要去哪裡?」 「別這樣看我。」 他懶懶地以指背撫着她的臉蛋。「我若不出馬收抬『四府』的問題,就只能等着被人收拾了。」 「什麼『四府』?」 「一群壞人。」 「你會有危險嗎?」 ……

白虎狩月 P 10
去。 你瞧,他們多陰哪!」 「你又不站他們那邊,當然會覺得對方不好。」 人人皆如此,事事都以自己為準,不站自己這方的就是壞人。 「你簡直腦筋有問題!」琥珀愈激動.愈是中了冰雅的計。「那我講個實例,你來評評理!咱……

白虎狩月 P 11
,她腦海裡一直有個聲音不斷呼喊:她不是。那她該如何解釋目前的處境? 她靠着門板沿坐在地,雙手緊壓腦門,雙膝緊抵前額,哭泣。 百禎,百禎在哪裡?為什麼還不回來?她心底強烈的痛苦是因為愛,還是依賴? 冰雅,沒事了……

白虎狩月 P 12
而笑,兩人一副頑皮樣。 冰雅簡直不敢相信,小嘴開開合合數遍.不知該從何罵起。找人替她頂罪,這麼嚴重且殘酷的事,他們居然笑得出來。這些人的心是什麼做的? 「冰雅?幹嘛繃著臉呀?」琥珀天真地關懷着。「你不是一天到晚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