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案中案》阿達莫夫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1
案 中 案 序 第1章 博爾斯克的三張身份證 第2章 從房子裡到車站上 第3章 市場上的貨亭內外 第4章 自我伏擊 第5章 原先的尼娜 第6章 一個姓普羅霍羅夫的……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2
「怎麼會有三個?」謝爾蓋不勝驚訝。 「就是嘛。一個是首都,還有一個在德克薩斯州,另一個在俄克拉荷馬州。」 「是嗎?」 「嗯。你知道嗎,那裡還有莫斯科和彼得堡呢。」 「是啊,……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3
謝爾蓋甚至驚詫地吹了一聲口哨。 局長不慌不忙地點上煙吸起來,然後把一包煙從桌子上推到自己的部下跟前,往後一仰,靠在了沙發椅背上。 「一切都和博爾斯克有牽連,」他從容自若地說,「……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4
「啊,他們真該死!……」謝爾蓋突然聽見旁邊什麼人在喊叫,便抬起頭來。 在候機大廳上空,從揚聲器裡傳來漠不關心的、喉音很重的話,蓋過了嘁嘁喳喳的喧閙聲:「……次航班,」播音員報出謝……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5
「肯定能聽見。這裡就有揚聲器,」烏爾曼斯基安慰地說,「稍等,我去找一本菜譜來。」於是他環視了一圈周圍的桌子。 談話漸次開始了。說話的其實主要是烏爾曼斯基,他在講編輯部那些無休止的……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6
謝爾蓋不由得暗自笑了笑。不知為什麼,他從小就記住了曾在什麼地方讀到的托爾斯泰的一段話:「一個趕路的人行至中途時想的是,他身後留下了什麼,而行後半段路時想的卻是,前面等待着他的是什麼……

《案中案》阿達莫夫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7
謝爾蓋揮了揮手,算作回答。誰知道他們還會不會相見呢? 他們將會在怎樣意外而複雜的情況下重逢,難道這是謝爾蓋能夠預測到的嗎? ……乘客們踏着高高的,有點兒顫悠的舷梯慢慢地走下來,……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8
「是她自己服毒自殺的嗎?」 「房間裡曾經還有一個人。」 「她來這裡做什麼?」 「住宿登記卡上填的是:『私事』。在她的物品裡找到一封信,很短,只有一行:『來吧,應該談一談,這是……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9
「啊哈!您也有職業記憶力。」年輕人笑起來。 「你現在剛發現嗎?」 他們疾步如飛地走到拐角處,折進一條衚衕裡,經過幾座樓房,走進一個沒有燈光的大院子裡。 他們在黑黢黢的門洞裡抖……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10
阿列克無精打采地聳了聳肩:「可是這……」 「沒關係。你穿自己的拉鏈衫已經在市裡太被人熟悉了。我再向你說一遍,這是一場嚴峻的戰役。這樣的戰役,我們以前還沒有經歷過。 如果我們失敗……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11
「對,對,打開吧!」德米特裡·彼得洛維奇一面非常客氣地高聲說,一面戀戀不捨地把視線從窗戶上移開,並且又冷得動了動肩膀,「說真的,這種景象甚至對心理都會產生影響。」 「您聽我說,老……

《案中案》阿達莫夫 P 12
他們吃完飯以後,車窗外面已經漆黑一片了。餐車裡,大部分桌子已經空了,只有兩三伙喝得微醉的人在這裡待了很長時間。一個疲憊的、漸近老境的女服務員坐在餐櫃旁邊的角落裡,不以為然地時不時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