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死神的腳步》


《死神的腳步》 P 1
1、不期而遇 「您走好啊!」 夕裏子邊說邊向父親招手,只見父親從出租車裡微微地招手作答。 到海外出差,攜帶的行李也多。車座上,膝蓋上全堆滿了旅行箱、大衣之類,以致父親好不……

《死神的腳步》 P 2
宮本加津代是已故母親的乾妹妹。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卻像「打鼴鼠」農俗中的鼴鼠一樣是一個不時出現的角色。 況且,她很吝嗇。上次綾子相親時,她竟然給安排在麥克唐納飯店二樓。 如此說來……

《死神的腳步》 P 3
「就是憑這個理由來相看的嗎?」 「不過,如果要是正經八百打算相親的話,那反倒不是正經八百了!」珠美的這句話說得人情人理。 「喂,晚飯咱們不吃了吧?」夕裏子說。 「為什麼?」綾……

《死神的腳步》 P 4
「那個……我什麼也不會幹。又不愛幹家務活兒。只會記個家裡的流水賬。」 「家務活兒可以僱人。」 「不過,我還在上學。」 「不消說,我會供你上大學。」 「那個……」 「你討厭……

《死神的腳步》 P 5
那樣一走,給幸子掛電話就太晚了。 還是現在就打過去吧。她從手袋裏拿出一張電話磁卡。 突然,紀子感到有人在注視自己。自己在被人窺視。 從電話亭中環視外面,也不見人影。於是,紀子……

《死神的腳步》 P 6
夕裏子的戀人國友是警視廳的刑警。 「今天有好多事。累壞了。見一見國友哥的面就會好的。」 聽夕裏子這麼一說,珠美馬上嘟噥一句:「多麼會說話!」 「我也一樣。可能稍微遲一點,我可……

《死神的腳步》


《死神的腳步》 P 7
國友慌忙離開夕裏子,大聲問道: 「綾子君!你不要緊吧?」 「咦。」 綾子睡眼惺松地說。「我在想神谷姐的葬禮何時舉行。你弄明白了告訴我一聲。」 「好,知道了。一定跟你聯繫。」……

《死神的腳步》 P 8
絹子這樣寒暄着,換上了一副「工作面孔」。「前些天的特別節目,我看了,演得非常好啊!」 「謝謝您!」 少女面露笑容說。「還要請先生讓我在先生的節目中出場呢。」 「是啊。過些天一……

《死神的腳步》 P 9
夕裏子急忙向外走。跟她擦肩走進來的是一位看上去年近六十的白髮男人。 「啊。先生,安永先生!」 山形幸子站起來走上前去。 「呀,山形君嗎?佐佐本君也在呀?」 那個男人說。 ……

《死神的腳步》 P 10
西崎接着朝國友打招呼。「原來是國友先生啊。多有騷擾。」 「哪裡?您辛苦了!」 「是個耍小性兒的人。讓他寫一份悔過書,您就把他饒恕了吧。拜託您了。」 西崎說著低下了頭。 於是……

《死神的腳步》 P 11
「連我這樣一個女人,一旦跟一個男人睡過多次,也會動真情的。有時也想,跟他不能結婚也行,就這樣一直廝守着。不過,在這種人心目中,我最後也只是一個玩伴,我雖然知道這全怪自己給人這樣一種……

《死神的腳步》 P 12
對!不能讓這種以清純的面孔玩弄男性的女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要弄死她。——那不是殺人嗎?不,這不是殺人。 那個少女是披着人皮的惡魔。消滅惡魔何罪之有? 對。這乃是「正義」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