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真與假


真與假 P 1
第1章 睡夢初醒,肢肌中只聽得雨聲滴答。睜開眼睛,屋子裡有些陰暗。從二樓的窗子裡望出去,那棵柿子樹只看得見一個頂梢,茂盛的枝葉承着雨水,閃閃發光。 一背心的汗水,連被縟……

真與假 P 2
「哦,托福,好歹也還有一些做做罷了。」 門倉用指頭搔着他那光禿的頭頂,手指一節節地彎着,臉部的表情顯然有些做作。他張開那厚厚的嘴唇笑着,露出一口裡外不齊的黃牙。 「最近,又在哪……

真與假 P 3
這兩千圓倒是意外的收入。等民子下班回家還有很多時間,當作散步似的走去,路也不能算太遠,還是到民子工作的酒店裡去找她罷。打定主意,便換了一套衣服,來到門外一看,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止……

真與假 P 4
走出這條寂寞的小路,來到了熱閙的大街上。到處的店家都還開着,店裡的人們靜悄悄的動都不動。我踏着投射在道路上的燈影向前走着。任何一個人的生活似乎都比我好,但任何一個人看上去都和我一樣……

真與假 P 5
這位本浦奘治為什麼要排斥我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青年學徒呢?不用說,所謂與女人同居等等,不過是一個藉口而已。 事實上,我接近了他所嫌惡的津山孝造教授,因而觸痛了他的逆鱗。正就是由於這……

真與假 P 6
本浦博士卻比他多活了十五年,到六十七歲才死去。津山先生對日本美術史具有如此淵博的實證的知識,而竟然連一本著作都沒有寫過,其理由也即在此。 另外一點——那也是我到以後才發現的——是……

真與假


真與假 P 7
岩野佑之本人也知道自己的頭腦並不太好,固而就一心地巴結本浦博士,簡直象奴隷一樣地服侍他。據人們的傳說,岩野所有的廣大的田地,一半都消耗在這上面了,至于真情如何,當然是不得而知了。此……

真與假 P 8
可是,由於社會上並不知道這種情形,因而提到岩野佑之時,還以為他是南畫①研究方面的權威哩。怪不得他就可以在東京大學和藝術大學講授美術史,儘管及不到本浦類治,但也還是相當的一個太上皇,……

真與假 P 9
他是因為我告訴他那幅東西不行,所以才把它賣給人家的。我還以為這是他到別處去拿來的,所以才寫了那篇文章,因此我回答他:「我早已說明過啦,我明明告訴你這東西不行,你為什麼又去賣給人家呢……

真與假 P 10
聽到我這樣說,門倉搖着頭答道。「這些東西。不會有什麼了不起的收入的。」 女事務員從樓上回下來,給我們徹上了茶,她長得額角寬闊,眼睛細小,笑眯眯的,顯得很善於體會男人心意的樣子。門……

真與假 P 11
對啦——我這麼暗忖,我的生活就是和這種氣味與感覺溶而為一啦。彷彿相同的顏色似的已經完全配合啦。我象一種什麼動物一樣,就喜歡這樣閉着眼睛懶散地蟋縮在這種熱烘烘的氣氛裡。 也可能是由……

真與假 P 12
鳳岳的妻子臉蛋兒圓圓的,樣子很溫存。她拿出啤酒來,戰戰兢兢地放在食桌上。她的表情顯得怯生生的。大概是在估量着:東京的來客和丈夫的生活接上了關係,今後的命運不知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