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東方情人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1
手。「這種話你等到睡着了以後再說吧,那些女明星哪一個不是大紅大紫過呢?人家才不會想看咱們這種沒沒無名的小蝦米呢。」 「說得也是。」 小江點點頭接着又說:「這也很難說呀,說不定除了你老公之外,全世界的男人都想看呢。」 ……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2
到他臉上的表情,也聽不出這句話有什麼火氣味,只能左顧言它地說:「你還沒吃晚餐吧,我帶個便當來給你。」 「謝謝。」 嚴清光只是盯着他背影,良久才說:「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對不對?」 「我沒有生氣,只有傷心與無奈。……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3
聽見身後的腳步聲,本能地回頭看一眼,看見是他時己猜到他的可能意圖,轉回頭蓋上杯蓋就欲離開茶水間。 嚴清光伸手攔下他。「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不想在這裡談我們之間的事,這是我們的約定,不是嗎。」 戚培文說。 「可……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4
蕭品賢一聽,簽準的動作緩了緩。美國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是長春藤盟校之一,名號可是響叮噹呢,抬眸注視他片刻問;「你要不要考慮辦留職停薪?」 戚培文微感詫異,思索片刻搖頭。「我不確定能否如期完成學業,因為哥大的嚴格是出……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5
此過夜時所使用的室內拖鞋,剛纔戚培文一句「我沒辦法笑着看你走進禮堂。」 正深深地表露了他對自己深切的情意,是他的錯誤決定迫使他離去,而自己卻沒有勇氣為他取消婚禮。 ★ ★ ★ 嚴清光昨晚喝了一夜的悶酒,意識仍在渾……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6
自責似地嘆一口氣。 奈德和傑森互視一眼,兩人已被這位公正不阿的老教授打敗了。傑森說:「傑佛遜先生您說得太嚴重了,我和奈德都是您的學生,我們也都以哥大為榮,怎麼會做出敗壞校譽的事情呢。」 哪知傑佛遜卻一臉正色地教訓兩……

最後的東方情人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7
傑森只好無奈地依他的要求,回研究室從電腦裡調出學生的基本資料。 當兩人看到戚培文的出生年月日時,同時一愣然後互視一眼,異口同聲說:「你的眼睛有問題。」 「由此可見東西方人成長的速度和體質的差異,一個二十七歲的成年……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8
餐。」 「抱歉,晚上我已經和一個客戶約好了,要在中國城的一家餐廳見面洽談工作。」 奈德有點失望,心念一轉又獻慇勤地說:「那我送你過去,如何?」 「謝了,我自己有車子。」 奈德的招數已經用盡了,只得祭出最後的……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9
你請回吧。」 奈德十分無奈地走出大門,戚培文碰地一聲就把門給關上。他回頭看著緊閉的大門,耗掉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只得到一碗速食麵的招待就被掃地出門,若讓傑森給知道了,保證他一定笑到從椅子上滾下來。 ★ ★ ★ ……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10
花精神在課業上。」 奈德亦是哥大的畢業生,他當然知道名校的學生除了智力要高人一等外,努力也要比別人多付出一倍。 「功課方面有困難的話,你可以去找傑森,他是我大學和研究所的同學,他取得博士學位後就被院長留下聘任為講師……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11
講電話的戚培文,聽見開門聲本能地望向大門的方向,當奈德進入時他也不禁面露訝色。 一會,戚培文放下話筒正想開口之際,奈德卻搶先一步問:「你的車子呢?」 「房東高曼太太借走了。」 戚培文這時想起廚房正在燒開水。他邊走向廚……

最後的東方情人 P 12
,無法朵朵都結成果實,但它從發芽、含苞、盛開、凋落到化為塵土,它也盛開而美麗過,雖然只是曾經,卻不能否定它存在的事實。」 戚培文話落停頓片刻,才又開始動筆畫圖。 「有人說這世界上最差勁的人,就是浪費別人生命的人。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