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情竇初開》


《情竇初開》 P 1
序曲 那個年青的公司職員名叫田中。 這個名字很平凡,但這不能怪他。他姓田中,名叫一郎,也許是他的父母簡單地認為這只不過是第1個孩子,但這也不能說是壞事。 不過雖然是個年青……

《情竇初開》 P 2
田中一面說一面回過頭來,這時他才發現梶川並沒有跟着上來,而是在半路停下,望着小會客廳那個少女走上前來。那個少女在梶川面前停下,低聲地說些什麼。梶川也低聲地回答,但田中聽不見他們說什……

《情竇初開》 P 3
接着陣陣腳步聲也依稀可聞。沙、沙、沙,輕盈而有規律。然後又傳來了呼呼哧,呼哧的短促呼吸聲。 她跑步時把腿抬得很高雙臂有力地甩動。雖然她是處在逆光之中,但結着髮帶的臉龐還是輪廓分明……

《情竇初開》 P 4
「媽媽,明天您要上哪裡去?」 我問媽媽道。幸虧媽媽沒有聽清楚。 「唔?什麼?」 媽媽捧着一大盤菜餚,小心翼翼地放在飯桌上。 「媽媽,您又煮得太多了!」 我笑着說道。 媽……

《情竇初開》 P 5
我的聲音和媽媽一模一樣,但姐姐的聲音卻低沉一些,有點像男人。在電話裡聽起來,她說話就像殯儀館的職工一樣無精打采。 「媽媽明天要出門。」我說道,「我也要晚些回來。姐姐您如果忘了帶鑰……

《情竇初開》 P 6
媽媽現在可能在其他什麼地方等着和昨天電話裡的那個男人見面呢。如果這樣,媽媽未免太可憐了。可是我又不能告訴媽媽說有這麼一個電話找她啊。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放蕩的幽會。不論我是怎……

《情竇初開》


《情竇初開》 P 7
「行啦,行啦。」那個男人笑容可掬地說道,「反正我用的是交際費,由公司來支付的。我自己一點也不用掏腰包呢。」 「可是……可是我總不能讓陌生人替我付錢呀!」 「公司的會計並不知道我……

《情竇初開》 P 8
「我有點感冒啦。」真知子顯然不想隱瞞這是她的一個藉口,「橫谷老師還在運動場上嗎?」 「他還在克那些一年級新生哩。」我一面穿外衣一面答道,「好像還得等一會兒才完呢。」 「是嗎?」……

《情竇初開》 P 9
我們又回到煎薄餅店的長凳去。為了剛纔打電話的事,我心裡怪彆扭的,於是每人又再買一份煎薄餅來吃。因為我和邦子都是同樣性格懦弱的人。 「我倒不在乎媽媽打算過放蕩的生活。」 我興趣索……

《情竇初開》 P 10
要是向錢為什麼,我也想不起來了。不過我曾經看過電視——那是放映一部舊電影的電視節目——裡面一個支持正義一方的律師滔滔不絶地進行辯護,使一個几乎被判有罪的被告一下子變成無罪釋放,當時……

《情竇初開》 P 11
「聽說現在他剛剛離開了十樓的辦公室。您如果到那邊的電梯口去稍等一下,就可以……」 「對不起。」 我向三個電梯閘門走去。 怎麼辦?我是為了找「他」而來的。但是到了這裡,卻又不知……

《情竇初開》 P 12
「梶川先生,我……」 「你以後可以打電話到公司來找我嗎?你不用擔心,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人打電話給我的。」 梶川拿出一張名片,插進了我的外套口袋裏。 然後……然後他把手伸進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