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寵兒》


《惡魔的寵兒》 P 25
早苗擠過人群尋找風間欣吾的蹤影。 「喂!這不是早苗嗎?你在找人啊!」 早苗聞聲回頭一瞧,只見水上三太坐在角落那張桌子,一個人吃着起司、脆餅乾,手裡還拿着一杯薄酒。 「是……

《惡魔的寵兒》 P 26
「嗯,是爸爸桑叫我來找他,爸爸桑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非常緊張。」 「是嗎?那麼我也幫你一塊兒找吧?」 這時,舞台上傳來湯淺朱實的歌聲,會場內一片鴉雀無聲,想要在尋找金田一耕……

《惡魔的寵兒》 P 27
「拿開、拿開!快把那尊蠟像拿開!」 「不行!夫人,不可以。」 南貞子準備衝上前去移走那尊蠟像,金田一耕助立刻從後面抱住她。 「在警方來到命案現場之前,必須保持現場的完整……

《惡魔的寵兒》 P 28
另外,站在早苗和水上三太身後準備離去的湯淺朱實也是一臉慘白。 「啊!朱實!」 湯淺朱實一出現,舞台下立刻有人呼喊她的名字。 「不要過來這裡……」 一道人影冷不防地躍……

《惡魔的寵兒》 P 29
2 驗屍報告 「唉!這又是一件棘手的命案。」 驗屍經驗豐富的五島法醫也覺得這件命案相當棘手,只見他光禿、寬闊的額頭因汗水而顯得油亮亮的。 「法醫,死因是……」 阪崎警……

《惡魔的寵兒》 P 30
「如果我當時不那麼做就好了……我把男性蠟像拿出來給雨男看,當時男性蠟像還沒完成,不過是和女性蠟像抱在一起。雨男看了之後非常高興,他要我把男性蠟像一併賣給他,還要求在二十三日晚上以前……

《惡魔的寵兒》


《惡魔的寵兒》 P 31
這份異於常人的執着和她醜陋的容貌相融的結果,形成一種嚴肅的神秘性,這倒是有助于她在使用撲克牌為人占卜時,增加一些恐怖的氣氛。 望月種子一走房裡,即以那雙狡猾的眼睛不屑地看了大家……

《惡魔的寵兒》 P 32
至于從那件雨衣口袋裏取出的細繩,筆者現在就把之後所瞭解的情形記述如下 風間欣吾並不清楚這條細繩的事,不過警方稍後將這條細繩拿給美樹子的隨身女傭看,女傭證實那的確是美樹子的東西。……

《惡魔的寵兒》 P 33
「好,脫吧!統統脫下來,今天晚上我會好好疼你的!」 望月種子一邊說,一邊取下掛在牆上的鞭子。霎時,她的眼中充滿殘忍的情慾。 沒一會兒,那種令附近巡警感到好奇的鞭子抽打聲,以……

《惡魔的寵兒》 P 34
看著早苗疲憊地坐在椅子上,石川宏不免為她擔心。 直到刑警拍拍他的肩膀,他才想起輪到自己接受偵訊。 「水上,那麼我妹妹就交給你了。」 「嗯,你去吧!」 當石川宏走進第……

《惡魔的寵兒》 P 35
「有兩個穿著雨衣的男人?」 對於等等力警官提出的問題,石川宏回道:「是啊!是兩個人。當時我還以為這個男人像細胞一樣分裂成兩個人,而且、而且……」 石川宏就像是缺氧的金魚般張……

《惡魔的寵兒》 P 36
「剛纔我們下車之後,你就一直待在車子裡面嗎?」 「這個……」 「你一直都在車子時面嗎?」 「不,我中途曾下車去小解,你們不是說八點多出發嗎?所以我就在這附近參觀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