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
變性者的隱私 上 「第1章」 在床燈發出的金色光環中,朝永敬之用他那對一個男子說來過于柔軟的手指拔 弄着立夏子的身體。他那樣地細心,那樣地執拗,宛如在逐一確定看一個……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2
了。 自那次車禍後,立夏子感到朝永一直是在愁苦辛勞中打發時光。 近來,他那本來就已經消瘦了的臉,似乎顯得更憔悴了。朝永趴在床上吸着煙, 立夏子溫柔地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將他散……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3
誠然如此……立夏子五歲喪母,在以後的十餘年裡,在靜岡經營木工所的父親 對獨生女立夏子傾注了全部的情愛。 立夏子同父親加上一個傭工,三個人生活在一起,即使媽媽不在了,立夏子也 ……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4
「立夏子,我已精疲力盡了。照理說,這樣的痛苦應該和妻子一同分擔,但是,我和雪乃長期以來已只是形式上的夫妻了。」 兩年前與他再婚的妻子雪乃,他過去從未提起過。但立夏子憑直覺感到,好……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5
對此,立夏子也只是想了想而已。因為她思忖到,如果文代覺察到這封信只是 送給她一個人的秘密遺書時,可能會造成她一生的精神負擔。 立夏子從窗廉縫隙中,瞟視着澀谷的街道。在窗戶的正對……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6
道:「幾點了?」 「九點……十五分。」 朝永平靜地回答。 立夏子從被子裡坐了起來,在這之前,她是緊挨着朝永睡下的,但並沒有睡着。 他雖然很睏倦,但仍然是睜着雙眼靜靜地等待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7
“聽說她同原來的滿州國皇帝還有血緣關係。他們與我們的登山路線正好相反。 他們是從下田街進入天城山的。在午夜十二點左右,出租車開到了大城山登山道前, 他們登上了濃密繁茂的白竹山林……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8
在樹梢中間,只看到一顆藍色的星。那纖細的一縷亮光,好像照着立夏子的眼 睛。 人死以後,就會變成一顆星星。立夏子想起過去讀過的這篇美麗的童話故事, 似乎從中得到了慰藉。 朝永……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9
着,而臉卻深深地扎進了枝葉濃密的羊齒莧中。這奇怪的姿式,好像已經道出了那 不吉祥的預兆。 立夏子不由地移動了一下火柴,察看朝永攤在地上的左手。他那只片刻不離身 的瑞士銀表,像……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0
商店的百葉窗依舊是落下的,立夏子只好在火車站的洗臉間用自來水解渴,她 生平還是第1次「咕咚咕咚」一下子喝下那麼多的水呢。 六點五十七分,乘上了上行的新幹線列車。 無論在火車上……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1
平時極少吸煙的立夏子,發現放在廚房抽屜裡的香煙立刻取了出來,急不可耐 地點燃了一支。 口中的香煙使立夏子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半年來的那幾個夜晚。可以說,那幾 個夜晚給自己帶來的……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2
於是,在立夏子的腦海中,很自然地浮現出兩個人的名「櫻井亮作」和「岩田」。 櫻井是八月初朝永在事故中壓死的那個女孩的祖父。他最疼愛的孫女被車禍奪 走了生命。過度的悲傷使他變得狂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