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3
了的低矮樹籬,有曾經是白色、但現在已呈深灰色的長凳,還有一塊沙地。 櫻井神色疲怠地在長凳的一端坐了下來。公園裡除櫻井外,還有一個青年男人, 他坐在旁邊的長凳上,膝蓋上放著一個手……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4
轉向立夏子這邊的時候,在意識的某個角落,立夏子也認為她是個男的。披在臉頰 兩側的長髮,上身穿的敞領運動杉,男人的手錶……不,遠遠不止這身裝束,那平 平薄薄的前胸,肌肉緊繃綳的腰……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5
亮度較暗。雪乃辨認不清。雪乃的表情變化,同樣難以捕捉。 「朝永先生在家嗎?」 「不在家。」 雪乃搧動着長長的睫毛說。 「有事到關西去了。」 「是嗎?──什麼時候回來呢?」……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6
一絲亮光透到路面上來。 好黑啊!立夏子有些害怕,但她仍然壯着膽子向前走着。過度的疲勞,使思考 和運動都變得遲鈍起來。 不久,來到了石板路的下沿,當立夏子朦朧地看到高速公路的橋……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7
「不疼嗎?」 過了一會兒,男子問道。 「不。」 被繃帶包紮的手有些麻木,但並不感到疼。可能是神經緊張的緣故吧,在這之 前的疲勞感,早就奇蹟般地消失了。 又默默地走了一程。……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8
這是一個連櫃檯和餐桌只有三張檯面的不起眼兒的小店,但生意卻很興隆。 瀧井坐在靠門口的高板凳上,讓年輕服務員拿來兌水的酒。冰冷的液體一流進 喉嚨,疲勞和酒精混合在一起的快感,漸漸……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19
收為會員。所以他就調到了現在的公司。 同禮子相識,是來東京不久的事。 禮子高中畢業以後。在位於銀座的教旬社附近的商事公司工作。因為在飲食店 和食堂多次與岩田見面,彼此慢慢熟識……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20
牆裡面那暗淡的黃色牆壁,拜訪這所房子的主人時,主人可能採取的拒絶態度…… 這一切交織在一起,使瀧井沒有輕易去按朝永家的門鈴。 隨後,他來到一家花店。在電話簿上查到了朝永的電話號……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21
「同雪乃見面的第2天夜裡,他又一次悄悄地潛伏到朝永家附近。」 這一帶白天本來就很安靜,一過晚上十點,在濃重的夜色裡,就更顯得寂靜得 有些令人怯步。 他小心謹慎地選擇了圍牆和樹……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22
在杉木林中,發現了一具腐爛了的男性屍體。兩人找到迴路,下山之後,馬上報告 了警察署。 警察署立刻派人火速趕到現場。死者係男性,三十六、七歲,刀子從左肋後方 斜刺向心臟。大約死……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23
隨着朝永家的迫近,立夏子的心也越發緊張起來。她感到全身像起了鷄皮疙瘩, 腳步自然也變得沉重起來。儘管如此,她仍然做出了隨時逃跑的準備,如果此時被 警察發現並追趕的話。 但是從……

《變性者的隱私》夏樹靜子(日) P 24
只見文代站在客廳的門口。這時,立夏子才知道文代並沒有外出,而是在裡面 的房子裡哄小孩睡午覺。文代平時那調圓圓的紅潤的臉龐,今天突然變得從未有過 的蒼白,那雙有點兒腫泡泡的單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