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狂死曲》


《三色貓狂死曲》 P 1
調音 今天並不是一般公司行號發薪水的日子,奇怪的是今晚這家飯店的餐廳卻十分擁擠。「實在抱歉。」說話的人穿著燕尾服,好像是餐廳經理,他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道歉。 「今晚客人特別……

《三色貓狂死曲》 P 2
兩人喝着葡萄酒,晴美聽到剛纔那些女大學生們的談話: 「看哪,快要八點了。」 「不要說了,反正沒有希望。」 「你只不過是嘴上說沒希望,其實你臉上的表情全是信心。」 「我真的是……

《三色貓狂死曲》 P 3
照年齡說來已經是過了愛笑的時期了,也許是現在太高興了,忍不住不停的笑。和真知子比起來,櫻井瑪莉就鎮靜多了,她只是雙頻泛紅,有些興奮。 「什麼時侯決賽呢?」晴美問道。 「還有兩星……

《三色貓狂死曲》 P 4
「哦,那正是我最擔心的地方,廚房用具當然都很古老了吧。」須田說完立刻率先走進去,朝倉慢條斯理地跟在後頭。 「怎麼樣?」 須田走過去用手摸摸瓦斯烤箱、電子爐及瓦斯爐和料理台。 ……

《三色貓狂死曲》 P 5
「只靠技術是沒有用的,必須要有堅強的意志力。」朝倉停了一下,說:「該看的地方都看過了,不必每個房間都看吧?」 「以後我慢慢再看,因為必須找木工來修補。」 「我也會慢慢想,是不是……

《三色貓狂死曲》 P 6
片山義太郎看著先吃完晚飯的福爾摩斯。她正不停地舔前腳擦臉,重複着這種「貓式洗臉」動作。 「不知從哪裡學來這種冼臉方式。」片山義太郎滿臉嚮往的神情說:「真好,隨時隨地都能洗臉。」 ……

《三色貓狂死曲》


《三色貓狂死曲》 P 7
「嗯,實在很慘。而且被剝光衣眼,想要認定她的身分可不簡單。」 片山義太郎的臉色開始發白,身為刑警卻神經脆弱,看到血就會暈眩,一想到死者被敲得血肉模糊的臉,片山已經開始貧血了。 ……

《三色貓狂死曲》 P 8
苗條勻稱的身段。典型日本美女的瓜子臉……所謂會說話的眼睛大概就是像市村智子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她穿著顏色淡雅的灰色套裝,但看得出是價值不菲的高級品,穿在她身上也顯得自然貼切,使人一……

《三色貓狂死曲》 P 9
的確,在音樂比賽一決勝負的舞台上,任何瑣碎的事都足以影響演奏,光憑技術絶不是百分之百可靠。 瑪莉小時候的小提琴老師原是個很有潛力的女小提琴家。可是每次比賽都名列二、三名,始終拿不……

《三色貓狂死曲》 P 10
她想到母親現在一定邊看表邊着急,想像中母親的樣子令她覺得好笑。她曾經半開玩笑跟媽媽說。「我們一起跑好不好?」 老實說,瑪莉並不討厭這段慢跑時間,雖然慢跑也是母親鍛鍊她的課程之一,……

《三色貓狂死曲》 P 11
也許是茶杯破碎的聲音使課長清醒過來,他取下耳機,面不改色地開始批閲桌上的公文。 「沒有那種處變不驚的魄力就不夠資格當我們的上司。」根本似乎很欣賞栗原,邊說邊搖頭晃腦的。 小妹在……

《三色貓狂死曲》 P 12
「我所擔心的就是這一個禮拜。地點是在郊外樹林中的一棟房屋,現在正在整修中。他們將在那裡孤立七天,如果有人蓄意要傷害其中一人……」 「或者其中一人是……」 「對的。在那對外隔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