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1
地獄的滑稽大師 裸女塑像奇怪的雕刻家 火焰中的燭怪人的真面目 布袋木偶虛幻的獰笑 帶髮條的小魔鬼懸崖 挑戰書綿貫創人 巨人的影子乞丐少年 魔鬼之家消失的滑稽大師 ……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2
哨聲急切地響起來了。遠處開來的電車汽笛發出吼叫。「危險,危險!」的叫聲從人群中響起。於是,密集的人群「嘩」地開始後退。 道口看守員一隻腳跨在軌道上,叉開兩腿站着,拚命地揮舞着紅色……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3
調查結果,很快弄清了汽車的車主。車主是1署管轄內的一個叫柴田專營包租汽車的公司。於是,一名刑警來到那家公司。經打聽,那個司機好像因過于怕受牽連而銷聲匿跡,至今尚未回歸,但委託搬運者……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4
然而,在剛過十點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狗的狂叫聲,不久從雕刻室外傳來人的腳步聲,好像是進了院門朝雕刻室走來了。 園田聽到那隱隱約約的聲音一下子緊張起來,他不由得側耳靜聽。這時腳步……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5
園田刑警預感到氧氣即將絶盡,禁不住恐懼萬分,他像鯉魚一樣把嘴一張一合,嘴越張越大,喉嚨裡「呼哧呼哧」地響,彷彿已經到了即將窒息的邊緣。 火焰中的燭 園田無論怎樣掙扎都無濟於事。……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6
機會來了!趕快趁機離開鎧甲櫃,把那傢伙捆起來! 園田多次使足力氣頭頂鎧甲櫃蓋,但結實的柜子怎麼也弄不壞,只是覺得釘子有些鬆動,蓋子似乎抬起了一點。 當園田精疲力盡的時候,忽然覺……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7
園田夾着癱軟的雕刻家跑進1警察署,署內立刻緊張起來,又是給署長公館打電話又是派人去請司法主任,甚至連警醫也被叫來了。於是開始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嫌疑犯進行審訊。 儘管已是深夜三點,審……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8
「不,那是開玩笑,真的是在開玩笑。我把你當成了小偷,所以才做出了那種過分的舉動。我哪裡想殺你,那種事我也做不出啊!哈哈哈哈。」 古怪的雕刻家發出了哭一般的笑聲。原來他也不過是個外……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9
“唉,問了,不過姐姐什麼也不說。只是在當天晚上我們兩人並床休息的時候,姐姐卻突然向我說了些叫人不願聽的話,她問我:間子,如果姐姐死了的話你怎麼辦?後來到了深夜的時候,我看見她蒙着被……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10
走着走着,眼前乾燥得發白的泥土,在若有若無、搖曳不定的陽氣中,隱隱約約地飄浮起來,彷彿滑稽木偶的那張疹人的笑臉正在成百成千地擴大。 「不看它,不去看它。」然而,那張笑臉好像總是隨……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11
那是一個身穿紅色衣服、面孔煞白的人物。他輕輕地探出腦袋朝窗外窺視,陽光直射在他的半邊臉上,閃閃發光。 那傢伙頭戴尖頂帽,長着眯縫眼兒,紅嘴唇笑成了月牙型,所有的一切都和那個布袋木……

《地獄的滑稽大師》江戶川亂步 P 12
「野上間子小姐收,這字你見過嗎?」 「沒有,我朋友中沒有一個字寫得這麼差。」 還沒說完,間子的臉色就刷地白了。 「太可怕了……這字我認識,和昨天收到的包裹上的筆跡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