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1
一 在傑姆斯·魯賓孫舉行告別宴後的那天晚上,不巧正是大雨滂沱。 當時日本正值復末秋初,天氣變化無常,遇上這樣的天氣本屬無奈,但是厚道的魯賓孫卻深感不安,他對急雨中到來的客人們誠……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2
魯賓孫夫人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但馬上就在她那天真的微笑中揉碎了: 「對不起了!」 接着,魯賓孫夫人也半英語、半日語地告訴這位婦女。似乎解釋她最近太忙了。她拉著這位婦女的手,邊說……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3
趁丈夫向魯賓孫夫婦介紹朋友的工夫,多美子環視客廳,並向認識的人寒暄。但是,當她的視線碰到站在對面窗戶旁邊的河崎泰子時,簡直象被什麼擊中了似的,竟趔趔趄趄地問後退了好幾步。 客廳裡……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4
魯賓孫小聲問道 「你給河崎小姐發請柬了嗎?」 「沒呀!」 瑪卡麗特回答着,褐色的眼睛裡浮現出不安的神情: 「傑姆!是不是誰搞的惡作劇啊?」 「就是惡作劇,也是不能問罪的惡……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5
瑪麗也振作起自己的精神,朝着丈夫笑了笑。 可是,實際上並不見得一切都順利,這點很快就得到了證明。 夫妻倆剛說完話,在傑克·安永的提議之下,客人們跳起了舞,室內開始混亂起來。男人……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6
瓢潑大雨仍然傾瀉不止,不時象機關槍似地拍拍地打着玻璃。關嚴門窗的房間裡此時更加悶熱,人們感到被勒住脖子似的憋悶。只有傑克·安永一個人還在悠閒自得地飲酒, 在婦女們的心中,他簡直不……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7
「招待員不會有問題,除掉她們,就剩下我和藤本先生。……啊,對,還有多美子夫人。」 「可是,藤本先生說,藤本夫人不可能是自殺的……」 「既然她那麼說,就算是那樣吧。」 「這樣一……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8
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離別都是痛苦的,何況一別之後,不知今生能否再重逢。人們雖然常說英國人性格內向,不輕易表露感情。但魯賓孫夫婦卻流下了眼淚。情同手足的泰子和瑪卡麗特夫人更是擁抱在一起……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9
可是,泰子剛纔無意中流露出來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身在澳大利亞的瑪卡麗特、魯賓孫夫人究竟知道什麼呢? 九 金田一耕助一如既往地甩着和服外套的寬大衣袖,飄然進人冷冷清清的綠丘警察……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10
河崎泰子蓋着罩有雪白被襯的棉被,橫臥在病床上。她身上的血似乎已被吸血鬼吸盡,形骸般的臉蒼白如紙,眼窩鑲上了一道黑圈。看上去,使人感到她一下子老了五、六歲。當她看見金田一耕助走進屋子……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11
回到綠丘警察署後,金田一耕助聽新井刑事談了他從藤本夫人那裡瞭解到的情況。據藤本夫人說,藤本哲也雖然經常服用肝保健藥,但都限于在自己家中,沒有外出帶著藥瓶的習慣,她還說,假如藤本有服……

金田一之女人的決鬥 P 12 -(完)-
就這樣,幾年過去了。但是,這種不自然的結合總不能永遠繼續下去。沒有才能的美貌使得河崎小姐的追求成為泡影。幾年來。 河崎小姐每時每刻都要咀嚼着這難嚥的苦果。 外衣美貌無比。內心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