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切勿送花


切勿送花 P 1
第1節刺客肆虐的一周 從教皇陛下表明了他的願望那一刻起,保羅·迪·西奧神父就一直悒悒不樂。迪·西奧神父甚至與至高無上的教皇爭辯;這可是件不尋常的事,因為眾所周知,教皇曾說過:……

切勿送花 P 2
國會議員、尊敬的阿爾齊·肖是全國最令人喜愛的政治家之一,這可能是他從來沒有獲得任何有實權的政府要職的原因。然而,他是現任首相的內閣成員之一,這是確定無疑的;但只是擔任藝術大臣,這一……

切勿送花 P 3
後來靠近帕維爾·格魯斯科切夫的人發誓說,那個婦女用俄語和他說話,他向她微笑,緊緊捏住包裹,彷彿它是什麼貴重的物品似的。那瞬間拍下的一張照片顯示出,他好像以近乎敬畏的神色窺視着那個贈……

切勿送花 P 4
勞拉在因特拉肯西站登上了開往格林代爾沃爾德的火車。這裡從她童年時代以來發生的變化非常少,對此她心裡總是感到納罕。她甚至似乎也熟識她的旅伴——有一群要旅行一天的、嘰嘰呱呱說個不停的年……

切勿送花 P 5
那對「姐妹」原來是安全局的一男一女,給邦德介紹時被稱為格蘭特先生和錢特裡女士——一個穿著白廳制服的身材魁梧的男人和一個情緒相當壞的年輕婦女;她坐著一動也不動,神情專注,側身靠在她的……

切勿送花 P 6
「我國外交部和瑞士安全部均不允許我們在它們的地盤上活動。它們知道馬奇女士與我們的關係,但他們相當固執。」 「問題是,」M插嘴說,「問題是它們會接受倫敦警察廳或我們的一個代表。」他……

切勿送花


切勿送花 P 7
「常規審查怎麼樣?」邦德問道。他指的是對在情報和安全這兩個錯綜複雜的姐妹部門工作的官員進行的定期背景審查。他揚起眉毛,盯着格蘭特。「哪怕是在這個和平安全的時期,我們仍然要做常規審查……

切勿送花 P 8
她展顏大笑,似乎有錠真銀子在空中閃閃發光。「噢,我們有可能成為非常密切的朋友的,邦德先生,我可以叫你詹姆斯嗎?」 「你愛叫什麼就叫什麼好了,沒關係。」兩秒鐘後,他意識到自己的話是……

切勿送花 P 9
「歷史?因為你對黑斯廷斯之戰瞭如指掌。」 「哦!我對許多事情都瞭如指掌,詹姆斯。」 「我敢打賭。你是跟死者同時在劍橋學習,是不是?」 「過一會兒,詹姆斯,過一會兒我會把一切都……

切勿送花 P 10
這種毒來自黃麻鱸魚種中稱為河豚魚的生殖液囊。這種魚産於日本和夏威夷沿海水域;這種魚是美麗的動物,因此在家庭和動物園裡優雅的恆溫魚缸中也可見到。在雌性魚中而且通常只有在交配期——2月……

切勿送花 P 11
「而……」邦德正要說話,女侍走到他們旁邊問要不要甜點心。弗莉克顯得冷冰冰,只訂了櫻桃果餡餅,而邦德則走過去拿乳酪盤。「在羅馬的時候」。他微笑着說。 她仍然情緒低沉,彷彿戴維·馬奇……

切勿送花 P 12
她有個最親密的知心朋友,名叫傑西·斯泰爾斯,與她在國營西敏斯特銀行共事。她的確曾對她這個知心朋友說過,她遇到以了一個真正使她動心的人。報告記錄了她朋友的原話:「克里西①說,她認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