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娉婷娘子


娉婷娘子 P 1
擺中轉變出無數色調,兩隻情鳥似要騰飛出來、比翼而去。 不僅如此,兩邊用來透氣的小格窗所垂下的輕簾,也分別綉出精緻的排花紋,輕簾內隱約還落下一層紅薄紗,光憑這頂喜轎就引來不少人側目,更遑論前後簇擁着的迎親隊,約略一數,少……

娉婷娘子 P 2
身分感到惶惶然,對未曾謀面的另一半心懷忐忑,可日子再如何難熬,也合該有適應的一天吧? 不怕的,娉婷…… 喜帕下的唇瓣抿了抿,她又一次深深吐納,將胸臆中的悶氣吐盡。不怕的……她不怕的…… 折騰大半時辰,迎親隊伍終於在……

娉婷娘子 P 3
出兩指,悄悄將窗扇推開丁點兒縫隙,小心翼翼地打量着。 樓上迴廊立着幾位「刀家五虎門」的好手,擎刀仗劍,像是特意前來護守,以防對頭竄飛上來,傷了廂房裡的新嫁娘。 她沒多留意迴廊上的幾位,微踮起足尖,抬高下巴,一雙翦水眸……

娉婷娘子 P 4
口氣,卻也興起奇異的惆然。 那男人便是她即將嫁予之人啊……模糊思索,一時間說不出是何滋味,只一手輕捂左胸,感受着不同尋常的顫動。 收斂眸光,她蓮足自有意識般緩緩移步,又一次將她帶到面向外邊景緻的那扇窗前。 風入窗,……

娉婷娘子 P 5
正她現下哪兒也去不了。 錦繡兩手擱在肚腹上,嘻地一笑。「小姐也肚餓嗎?咱到外頭取些吃的過來吧?」 「我不餓,你填飽肚子要緊,不用顧着我。」 「小姐不餓,那我陪着您,一會兒再去覓食也不打緊。」 錦繡語氣輕快地說道。……

娉婷娘子 P 6
」 錦繡躊躇着,靈活的眼瞟了瞟四平八穩地癱躺在榻的男人,又瞄瞄擺滿桌的小碟小碗,跺腳,大大嘆氣道:「怎能這樣?姑爺也真是的,明知小姐在新房裡等他,他倒好,醉了便睡,一覺到天明!小姐和姑爺沒喝合卺酒,連『早生貴子』也沒……

娉婷娘子


娉婷娘子 P 7
該何以回應,她小聲嚅道,仍鼓着勇氣迎視他,而喉中緊澀又起。總是如此,她心緒波動不止,喉便發乾。 「我並未見過那幅綉圖。」 略頓,他似暗暗尋思,最後仍坦白道:「前些時候我人不在湘陰,婚事多由娘親作決,她說替我合了一門親,……

娉婷娘子 P 8
我已是夫妻,無需如此客套。」 這話自然說出口,刀義天心中凜然,頓時有所體會,往後生命裡將有另一人介入,不再是單獨一個,他得對她的終身負責。 微笑,他對她招招手。 慕娉婷彷彿中了蠱。他招手,她想也未想便立起身,盈盈步至……

娉婷娘子 P 9
大桶熱水,白茫的熱氣直冒,他把兩桶水全倒進屏風後的檜木浴盆裡。 「很燙,別碰,我再去井邊打些水上來,一會兒就能沐浴身子。」 他叮嚀着,丟下話,人又跑得不見蹤影。 「這……」 這回,她追到門邊,原要喚出唇的名字陡地羞澀……

娉婷娘子 P 10
,亦是江湖門派,多在武林黑白兩道遊走,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想來大是、大非能堅持住,檯面下那些似是而非的東西,也就無須講究過頭。 原來阿爹同她說過的「為商之道」,拿到哪兒皆可行。彼此得利,便共扶共享。 菱唇微乎其微……

娉婷娘子 P 11
要從容就義的模樣時,他心裡只得苦笑,如何也不願侵犯她。 雖說洞房花燭夜,他的「侵犯」可說是一種權利,但他就是幹不出這等「人神共憤」、「豬狗不如」的行徑。 總歸夫妻情緣長久,該來的還是會來,等她甘心情願吧,他不急。 ……

娉婷娘子 P 12
我嗎?」 說到最後,她杏眸一瞪,渾不以為然。 刀義天微怔,跟着咧嘴笑開。「娘子,這樣的天還凍不着我。」 他隨意一聲喚,又如風箱拉推,把她心口那爐子火燒得好旺。 沒能多想,喉頭燥得教她幾要不能呼吸,藕臂下意識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