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娉婷娘子


娉婷娘子 P 13
,不知該用什麼法子說服他。 刀義天忽地仰首大笑,爽朗笑聲在長屋中迴蕩,似乎無需角落那盆火爐子,也能將寒意緊逐子外。 「原來你那時就躲在客棧的廂房內偷覷我了!」他恍然大悟地頷首,黝目爍輝。 「我……我……」 她欲辯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娉婷娘子 P 14
叮囑過我呢!嗅,對啦,近來小姐身邊又多了位關懷您的人,錦繡是更安心嘍!」 慕娉婷柳眉略挑,狐疑地瞅着丫鬟曖曖昧昧的臉,聽她大嘆道—— 「哎呀,不就是姑爺嘛!連這也猜不出?」 「啊?!」她雙頰抹嫣,紅得更不尋常了。 ……

娉婷娘子 P 15
布匹和鐵器的貨船昨日便候在湘江碼頭,今早往南同行。我已囑咐過四弟,他會幫忙照看慕駿。刀家隨行的人皆練過幾套武術,在外行走亦經驗豐富,可保一路平安。」 他倆成親,說實際些,刀、慕兩家也算利益結合,各取所需。一方有經營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娉婷娘子 P 16
個眼神,便慌亂心神、魂思飄幽…… 還有,她也謝他的「捉弄」,謝他溫厚大掌的牽握和撫觸,謝他的親昵親吻,讓她覺得……唔……或者要成為真正的夫妻,把生米煮成香噴噴的白米飯,過程應該不會太難熬。 為著腦中大膽的想法,她雙頰……

娉婷娘子 P 17
帕。「是水絲,不是尋常的絲,得從生絲當中精挑細選,然後還要經過好幾道水磨的工夫,才能紡出這種成色和質地。這綉圖叫做『蝶戀花』,亦是用水絲綉成的。 這圖可大可小,若是用在喜幛、桌飾、門飾、被面或枕頂,就得把佈局拉得大些;……

娉婷娘子 P 18
嚅着唇,唇紅若櫻,說不出拒絶的話,而眼波如飄飄飛柳,流逸風流,白裡透暖的香腮,不是人間沾染俗味的富貴花,是凜列風中怒綻的紅梅,清麗暗香,由人惜取。 柳眼梅腮,春心已動,她眼一花,忽而落入男人一雙鐵臂裡,讓他攔腰抱起。 ……

娉婷娘子


娉婷娘子 P 19
珠子,算個正確無誤的總目,他便痛苦難當,那神情恍若頭痛、牙痛兼肚痛,三痛齊發,痛得他五官都扭了,眉峰緊得能夾死蒼蠅。 她還知,他對外永遠是一個樣兒,嚴峻剛毅,沉穩如泰山,然而與他夫妻三年有餘,她要想不看清他的真性情似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娉婷娘子 P 20
工藝。 地方本設在刀家打鐵場子的後頭小院,而後,刀義天幫她找到東門道小酒館後的一處所在,原是間私塾,但教書夫子年歲已老,退隱山林去了,膝下又無兒女,便把那地方出賣。 綉坊剛開始不接生意的,僅單純傳授技藝,但沒想到幾位……

娉婷娘子 P 21
絶美臉蛋探將過來。 「誰說的?我可比你壯多了。」 臉淡撇,她故意說得輕快,換她扯着杜擊玉的衣袖,岔開話題道:「咦?快看,真要開始了!」 壓下虛浮感,她揚睫瞧向場中央,在對峙的兩隊人馬中輕易尋到丈夫高大的身影。不知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娉婷娘子 P 22
纔的舉動而微微暈眩起來。怎麼會這樣?雖然身形纖細了些,但她一向健康,甚少病痛的呀!到底哪邊不對勁呢? 「躺好!」刀義天急急按下她妄動的巧肩,見她眉心蹙起,倏地又連忙撒手,像一不小心便要把她給碰壞似的。 慕娉婷不明究理……

娉婷娘子 P 23
這又何必? 「又難受了嗎?」刀義天傾得更近,面對妻子眉心輕蹙的小臉,他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你安心躺着,我去看錦繡熬好藥沒?那藥是老大夫開下的,說是能安胎寧神,你喝過後會舒坦許多。」 她袖兒忽舉,纏住丈夫正欲立起的身……

娉婷娘子 P 24
子,你要是跟了這個走街串巷的磨刀匠李貴,往後要吃的苦可就多了!女兒啊,你明不明白?明不明白呀?」 田鳳兒哭得上氣接不了下氣,說不出話,只拚命搖頭。 李貴心疼地攬住她,和她一塊兒跪在田大娘面前,黝黑臉龐神情堅定,直勾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