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天使的傷痕


天使的傷痕 P 1
1 十一月十五日,星期一。 對田島而言,這天是個暌違已久的休假日。自從成為社會版的記者之後,經常忙着 採訪新聞事件,因而計劃中的休假日大多泡了湯。 老早以前他就向總編輯提出……

天使的傷痕 P 2
相較之下,車站周圍倒是一戶住家也沒有,或許是因為地價的關係吧。田島記得自 己曾在某本書中讀過,說一旦地價高漲後,車站的周圍便會出現甜甜圈型的空地。 「三角山呢?」田島問。 “……

天使的傷痕 P 3
「我到下頭去看看。」田島將手擁在昌子的肩上說道。 「你站在這裡別動,萬一有什麼事,立刻叫我。」 「好。」 「沒什麼好怕的。」 田島刻意露出笑容,然後帶著相機攀下長滿山白竹的……

天使的傷痕 P 4
「待會兒把路標重新擺正。」刑事部長沒好氣地說。 天空出現了雲彩,陳屍的地點變得幽暗。攀下山崖的鑒識課員不斷用閃光燈拍照。 一名刑事幹員從死者的口袋裏掏出駕駛執照。田島從那名于員……

天使的傷痕 P 5
返回東京後,中村帶著老練的矢部刑警按照駕照上的地址造訪青葉莊。 位於四谷三丁目與信濃町之間的左門町一帶是公寓集中地。大部分是塗著灰泥的簡 陋木造公寓,青葉莊也是其中之一。 在……

天使的傷痕 P 6
「如果真要找,我來幫你。」橫山說道。那兩名職員也跟着一起到大樓的後頭。 那個水泥垃圾箱裡塞滿了垃圾。一掀開蓋子,惡臭立即迎面撲來。 四個人苦着臉開始幹這樁苦差事。由於照明全賴暗……

天使的傷痕


天使的傷痕 P 7
年輕的宮崎刑警紅着臉答道。中村聞言露出苦笑。 「刑警看脫衣舞也不算什麼壞事。尤其像你這樣的年輕人。這女人和脫衣舞有關嗎?」 「我去的是一家叫做『美人座』的劇場,這女人似乎是舞孃……

天使的傷痕 P 8
而片岡或許就是為了籌錢而飛往琉球。 但十月三十日的二十萬元也是她拿出來的嗎? 「她在九月或十月是否又去了一趟琉球?」中村問道,但男人搖搖頭。 「最近她倒是很認真地在這裡表演。……

天使的傷痕 P 9
「你有把柄落在久松的手上,所以遭到他的勒索,不是嗎?」關部刑警說道。中村 冷眼觀察有木子的神色。 中村清楚地看出她的神色倏然一變。雖然她用驚慌之至的語調敷衍了一句:「沒有這種事……

天使的傷痕 P 10
「死了?是自殺嗎?」中村也用乾澀的語調問道。 「不,是死於意外事故。」 「死於意外事故?到底是怎麼回事?」 “您離去之後,那女人立即撥了一通電話。我原先以為她是打給N經紀公司……

天使的傷痕 P 11
一副睏倦的模樣。 「想請問你一些有關死者久松先生的事情。」田島劈頭說道。 「又來了?」管理員皺眉道。 「我也向警方說過,我對久松先生的事所知有限。」 「久松先生是否曾在某種……

天使的傷痕 P 12
「聽說她是久松實的女人,真的嗎?」 「是那個昨天被殺的久松嗎?」 「嗯。他常來這裡吧。」 「大約一星期來兩次。」 「兩人的交情如何?」 「有個女孩曾撞見兩人走進旅館。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