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的綵球歌》


《惡魔的綵球歌》 P 1
序章 鬼首村的綵球歌 開場白 我有一個朋友從事雜誌編輯工作,曾經編輯一本《民間傳承》的小冊子,這本小冊子發行數量不多,而且只發給會員。 它只是一本大小約六十四開的小冊子,仔……

《惡魔的綵球歌》 P 2
昭和三十年七月下旬,金田一耕助帶著磯川警官的介紹信,坐在現今已經很少見的人力車上;車子越過仙人頂,進入鬼首村。 金田一耕助並不是因為鬼首村發生殺人事件才來的,他這一回是到這兒享……

《惡魔的綵球歌》 P 3
相反的,仁禮家往在當時是新興勢力,他們擁有一大片山地。當時山地並不值佳,光靠這些山地實在無法與由良家族抗衡。 當時仁禮家的主人——仁禮仁平是個很有先見之明的男人,他將自己擁有的……

《惡魔的綵球歌》 P 4
「啊!這點得先解釋一下。恩田幾三並不是一直住在鬼首村,他大約一個月來一次或三個月來兩次左右,每次住個兩、三天,工作結束就離開了。 剛開始他住在由良家,可是住在那裡實在太無聊,後來他……

《惡魔的綵球歌》 P 5
「啊!這件事情……」 磯川警察報認真地看著金田一耕助那頂鳥窩頭,突然冒出一句很奇怪的話: 「金田一先生,你偶爾也會看看電影,或者是聽收音機、電視機播放的流行歌曲嗎?」 ……

《惡魔的綵球歌》 P 6
「嗯……也不能說見過,只是匆匆看到背影一眼而已,她一直住在那間倉庫裡?」 「嗯。」 禦干大約二十七、八歲,原本嫁到附近的農家,因為跟婆婆處得不好而逃回來。 但是娘家有嫂……

《惡魔的綵球歌》


《惡魔的綵球歌》 P 7
金田一耕助只跟他行了一個注目禮,就馬上潛進水裡面去,但是他心裡暗暗猜測這個人可能就是多多羅放庵,因為對方那張鬆弛的臉龐,給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一到冬天,這裡必須用柴把水燒沸……

《惡魔的綵球歌》 P 8
「金田一先生,你應該聽磯川警察提過二十三年前的案子吧!」 「大略知道一點。」 「當時磯川警察一直有個疑問。金田一先生,你聽說過這裡的老闆——源治郎被殺害的事情嗎?」 「……

《惡魔的綵球歌》 P 9
「請你看一下這封信,放心吧!裡面沒寫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金田一耕助無可奈何,只好將目光移向多多羅放庵推過來的信紙上。 信上寫着流暢的文字,內容是說她年事已高,漸漸對自己的……

《惡魔的綵球歌》 P 10
當時金田一耕助如果知道沼澤附近,多多羅放庵的草庵裡面正上演着什麼「戲碼」的話,他或許就不會這麼悠栽了。 這件事情稍後再說。 大雷雨一直到十二點左右才稍微轉小,等到天一亮,竟……

《惡魔的綵球歌》 P 11
上面除了大空由佳利的照片之外,還有她與蓼太夫妻建造的那棟「由佳利禦殿」的照片。 金田一耕助雖然住在鬼首村十幾天了,但因為「由佳利禦殿」與「龜之湯」的方向相反,因此他還沒看過那棟……

《惡魔的綵球歌》 P 12
「老闆娘,怎麼了?慄林不可以回來嗎?」 「不是的,金田一先生……」 阿系的呼吸跟着急促起來。 「慄林寄信來,那……村長怎麼說?」 「他很高興,像孩子一般高興得團團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