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1
白髮鬼 01 詭怪的開場白 此刻,在我面前,這所監獄裡的心地善良的囚犯教誨師,正笑容可掬地等待着我開始講述我的冗長的故事;在我旁邊,教誨師委託的熟練的速記員已削好鉛筆,正期待……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2
為接受高等教育,我將家裡託付給忠實的管家,自二十到二十八歲一直在東京求學。那個時期的快樂是令人難忘的。我結識了一位聰明、英俊的朋友,我在大學攻讀哲學專業;他在美術學校學習西洋畫專業……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3
川村不愧是久經世故,對於交際頗有手腕,不論誰,只消見一次面就會對他感到很親近,連瑙璃子也不例外。川村討瑙璃子喜歡的手段,確實高我一籌,就是我們三人在一起談話,也常常是川村和瑙璃子說……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4
我馬上採納了他的主意。剛好在從S市乘火車加黃包車約二小時可以到達的幽靜的溫泉附近,有我的一座別墅,干是便決定將那裡拾掇一下,讓妻子住在那兒。 我說我也去好看護她,增璃子卻執拗地反……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5
川村像是勸誘我似的喊道。這句平平常常的話裡暗含着怎樣可怕的含義,我這個非神的凡人是無法知道的。我覺得,川村這傢伙叫我到他自己都沒敢上去的邊緣那塊凸出的石頭上去,有些不懷好意。可是他……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6
因為棺材裡的氧氣几乎沒有了,我會像一條離開了水的鯽魚一樣,嘴一張一合著窒息而死。 我在堅固的棺材裡像頭猛獸一樣亂蹦亂跳,可是怎麼也衝不破木板。這會地空氣越來越稀薄,不光氣透不過來……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7
我想起了少年時代一件不可思議的往事。十七歲的時候,我給父親送葬,曾來過這座石窟。那次,和尚是在石窟裡唸經的。那是借什麼光唸的呢?對了,對了,當時,棺材前面擺着一座像是從外國進口的稀……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8
我興緻勃勃地數了數,光日本鈔票就有三萬多,加上中國鈔、金銀珠寶,總計恐怕不下一百萬元。 餓鬼道 然而,這些儘管是賊的財寶,卻畢竟是屬於他人的。堂堂大牟田子爵豈能搶奪賊偷來的財寶!……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9
我在十七歲那年參加父親的葬禮以後,就再沒有進過這座墓。可是,因為本家族的人都可以埋到這裡,所以最前這副棺材裡,說不定裝着意想不到的新屍呢。哎,我的親戚裡最近是誰死了? 腥,對了,……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10
我高興得渾身發抖,兩手扒在棺材的邊沿上,腿伸進下面的洞裡,輕輕地試了試。有!有!腳尖碰到了在地上挖的階梯似的東西。千真萬確,我終於得救了。 03 白髮鬼 下了棺底的階梯,順着黑……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11
啊,這模樣多寒磣啊!一想到這就是昨天的大牟田子爵,我便悲傷得禁不住淒然淚下。 剛纔從墓裡出來時的喜悅轉眼變成了極度的絶望。我沒有勇氣以這副面孔、這副模樣去見瑙璃子。她看一眼就會討……

《白髮鬼》江戶川亂步 P 12
“我立刻就去自首了。後來服滿刑期,終於在兩年前出了獄。有過前科的人即使隱姓埋名,說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為世人知曉的。一知道底細,以前還打招呼的人就會走頂面也把臉扭過去,就是親戚也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