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殺人鷄尾酒》


《殺人鷄尾酒》 P 1
殺人鷄尾酒 1 「給我公司三文治兩份,咖啡三杯。」 那名身材瘦削但穿著有點不合身的雙扣西裝的青年,一面看著附彩照的菜牌一面點菜。 「兩份太多了!」立刻傳來一個「核定」的……

《殺人鷄尾酒》 P 2
「是新的。」片山注視着。「可能是第6間也說不定。」 「請他分一間給我們如何?」石津說。 石津把車子停在玄關前面時,正面一扇往兩邊開的門打開了。 「嗨,歡迎歡迎。」 穿深藍色……

《殺人鷄尾酒》 P 3
「只要大家齊齊平杯的話,她就會出現的。」 「有那種怪事嗎?」 「不管怪不怪,照着做就對了。」 龍治的語調平穩,卻含有不可抗逆的意思。 片山和晴美悄悄對望一眼。 不尋常——……

《殺人鷄尾酒》 P 4
「電話也切斷了。」片山說。「三田是為了今天才把這間別墅裡買下來的吧。」 「對了!」遷伴之喊。「我有手提電話!」 「快報警!」昌子催促。 伴之拿出電話。 「咦?奇了。電池用完……

《殺人鷄尾酒》 P 5
大概是想到有外人在場的話,母親也會顧忌一點的關係。他母親才不是那麼容易應付的人,對不起,惹你生氣啦? 總之,接着就開始用餐了。 大學的老師登場,乃是在那之後的事吧。 我想起晚……

《殺人鷄尾酒》 P 6
「你否認也可以。我記得你身上的每一粒黑痔,想矇蔽也沒用。」 百合小姐似乎作出心理準備了。 「真的只是介紹罷了啊。」 「對呀。相信我好了。」 到底誰會信任他? 「那麼……請……

《殺人鷄尾酒》


《殺人鷄尾酒》 P 7
光圈照在角落上的世野屍首,被檯布蓋住。 「怎麼啦?」 「其實……難以啟齒……」 「想借錢?」 「不是——你一看就知道了。」片山掀起檯布,說:「可以起身啦,世野先生。」 晴……

《殺人鷄尾酒》 P 8
埋怨的人是輕鬆的。 「你來照顧她吧。福爾摩斯,走吧。」 片山催促着,走出房門。 這時,樓下傳來巨響——是槍聲。 「哥!剛纔是——」 「石津,那兩個人有槍麼?」 「沒有。……

《殺人鷄尾酒》 P 9
「那麼,有毒鷄尾酒的事是假的?太好了。」昌子說。「哥哥呀,最會騷動人了!」 「可是,不能擔保可以活着離開這裡啊。」幸江說。「說不定因鷄尾酒而中毒死更死得舒服些。」 「媽……痛不……

《殺人鷄尾酒》 P 10
「你們受什麼人所托,來這裡殺人的。不是嗎?」 「我幹嗎——」 「難道你來這種地方偷東西?三田被刺傷,幸江女士被槍傷,難道是巧合嗎?不是的。你們是受誰所托而來的?三田給大家喝了鷄……

《殺人鷄尾酒》 P 11 -(完)-
「她主動向他坦白的,於是他來問我。實際情形如何。所以說,他是應該知道一切的。」 「那為何……」幸江喃喃地說。 「媽……」昌子低下頭去。「百台小姐之所以自殺,不是你的關係,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