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陣殺人案》


《本陣殺人案》 P 1
第1章 三指男人 故事開端 開始寫這篇作品時,突然有股衝動,想再去看看發生新婚夜恐怖兇殺案的房子,於是便在某個早春的午後,趁着散步之時,拿着枴杖信步前去。 這件新婚夜恐怖……

《本陣殺人案》 P 2
神秘的三指男人 村辦公室的對面有一戶門戶很寬,卻裝飾粗陋的住家。這裡原本是馬夫小販和旅人過客喝杯酒、吃頓飯的小吃店,而且也是與一柳家殺人事件有重要關係的那個神秘的三指男人最初的……

《本陣殺人案》 P 3
他年過四十仍未娶,與其說是考慮到健康的問題,倒不如說是忙於研究工作,而忽略了婚姻大事。 賢藏底下有一個妹妹名叫妙子,一個弟弟名叫隆二。妙子已嫁人,那時正隨丈夫前往上海,和這樁事……

《本陣殺人案》 P 4
母子二人之間爭執的焦點是:一柳家有一項歷代相傳下來的家規——凡是要成為繼承人的妻子,在婚禮上必須彈琴,且是一柳家祖先傳下來的這張古琴,曲目當然也是有典故的,這些後面會提到。關鍵是新……

《本陣殺人案》 P 5
「賢藏嗎?可能在書房吧!哦,對了,你也該繫上腰帶。」 系子刀自穿好和眼看了秋子一眼,此時,穿著棉袍的三郎悄悄走了進來。 「三郎,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穿那種衣服……你,你剛剛到……

《本陣殺人案》 P 6
午夜一點左右,新郎和新娘返回偏院喝交杯酒。 關於當時的情形,良介的妻子秋子說: 「因為要在偏院喝交杯酒,我和女傭阿清把琴送過去。但是席上只有伯母和我們夫妻三人,三郎送新家的……

《本陣殺人案》


《本陣殺人案》 P 7
在這樣緊急時刻,大家都被銀造那股不可搖撼的氣勢震懾住了,誰都不會在意身分和地位,只有良介覺得十分不是滋味。如果他當時知道銀造已不是過去的那個佃農,並且還擁有美國的學士文憑,也許心裡……

《本陣殺人案》 P 8
金屏風上面留着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印,那指印着不出指紋,而且血跡還沒幹呢!在嶄新的金屏風上,這樣的血指印既突兀又可怕。 第5章 指套玄機 雪地無痕 在那樣的年代,封閉……

《本陣殺人案》 P 9
前面也說過,廁所內有三個沾滿血你的指套,良介和源七他們歐壞的遮雨窗內側也有沾有血污、搓成一團的手巾,可以證實兇手在殺害賢藏夫婦又彈了琴之後,的確來過西側迴廊。而且,遮雨窗內側還留下……

《本陣殺人案》 P 10
聽到三郎的供述,二房的秋子也想起婚禮前不久來到廚房的那個怪異男人,於是阿直婆婆和當時在廚房工作的人都接受警方的訊問。 依他們的說法,那男人和三指男人應是同一個人,當時他交給阿直……

《本陣殺人案》 P 11
隆二皺着眉頭注視着深長。 「嗯,和這次事情有重大的關係。只要知道那個小島的名稱就行了,事實上……」 探長拿出那張紙條給大家看。 「這裡面的內容叫人猜不透,請各位仔細想一……

《本陣殺人案》 P 12
「怎麼可能!如果問了,不被大哥罵才怪,我連看過照片的事都不敢告訴他。」 三郎大聲辯駁。 「你們有誰記得他曾經和什麼人結下深仇大恨嗎?」 「大哥是那種絶對不讓別人知道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