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1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第1節 消失在羅列萊 岩石終究是岩石。 這個真理──雖然不必說得如此嚴重──即使是來德國旅行還是沒有改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什麼嘛!就是那玩意嗎?……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2
「我要──這是什麼?」 「城堡。」 「是嗎?我以為是頭盔。」 「那,我要這個。」 千壽把剩下的一個拿在手上,「這是什麼呢?」 「我看。」 久江瞄了一眼,「那是主教。」 ……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3
可是,晶子的眼睛很快找到坐在觀眾席後方的他。 目光一交會,看到他揮手,開口叫道:「加油!」 胸口變熱。他回來了! 重新考慮之後,還是選擇我。嗯,太厲害了。晶子差點想笑。 「……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4
片桐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如果是跟先生一起,就得早點逃開。」 「目前好像還沒有這種事。」 「現在──在當護士嗎?」 「是的。」 「這樣子啊。不槐是千壽,徹底貫徹當初的志向。」……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5
隔壁的太太剛好經過,開口問道。 「謝謝,給你添麻煩了。」 「哪裡。歐洲好玩嗎?」 「嗯,很好玩。」 千壽回答說,「給你帶了點禮物,雖然不成敬意。待會拿給你。」 「啊,謝謝……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6
「沒什麼。下午的課結束後,我去見她。她是護士。」 「什麼!」 那名女子有點意外的樣子,「為什麼到現在才和我們聯絡呢?」 「大概很忙吧!而且,對於水島老師的事,她說只是在船上見……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7
「也不可能休息……。在報紙上看到你父親的新聞,很想聯絡,可是那正好是我身體最不舒服的時候。」 治代突然離家,是五年前的事。──冬子十五歲,正是多愁善感的年齡。治代有了男朋友。 ……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8
「辛苦了。」 終於一個人,千壽放鬆地吐了一口氣。 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當然,醫院不會完全「休息」。現在上夜班的護士,也几乎是馬不停蹄地東奔西忙。 然而……。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9
那位刑警稍微壓低聲音說道。 「什麼事?」 「有阪千壽這個女人,風評怎麼樣?」 「風評……。這是什麼意思?」 「比如說……男的朋友是不是很多之類的……」 千壽差點冒火。──……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10
「明天上課突然要用。昨天想和丸山先生聯絡,可是……。從新聞知道他被殺了,覺得很驚訝。他還這麼年輕……」 說到這裡,玉村百合把話停下來,「冬子小姐……是不是預定和丸山先生結婚的!我……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11
開車人的模樣看不太清楚,不過看得出來他戴着一頂呢帽。坐男人的車來。──是玉村百合的丈夫嗎? 冬子走回研究大樓,在腦海中回想剛剛那部車子的車牌號碼。對於數字,冬子的記憶力是驚人的。……

《羅列萊口哨殺人曲》 P 12
「你真好奇。──好吧,我告訴你。不過,要待一會。等我忙完了,再來跟你說。 」 「我起來等你。」晶子開朗的說道。 第10一節 在家的人 「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息。」 那個男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