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血襯衣》 P 1
血襯衣 第1章:不祥之日 今天是個壞日子。 抵達目的地後,三谷這樣想。 非常難受的一日。昨晚回家已是凌晨二時,今早六時起床,把八點鐘來事務所的委託人要協商的資料過目一遍……

《血襯衣》 P 2
當晚依舊悶熱。三谷之所以重訪倉岡恭子的家,肯定不排除好奇心──她兒子的死、為何她叫自己「殺人兇手」以及為何沒人參加兒子的辭靈儀式等等謎團。 「有人在嗎?」 三谷站在玄關前,多少……

《血襯衣》 P 3
起碼選擇一個浪漫的地點,而且溫柔一點……洋子固執地想。 沒法子啦。京一不習慣跟女人調情嘛。他的表現如此猴急和生硬,言味着他還未親近過女人。 對。彼此應當體諒對方纔行。 洋子認……

《血襯衣》 P 4
她這才留意到,桌上還有另外一組刀叉和餐巾。 「嗯。」恭子啜了一口咖啡。「我兒子。」 「噢──有我在,是否不方便……」 「不要緊。他習慣遲到。因他從不在意時間。」 「哦?」 ……

《血襯衣》 P 5
「可樂嗎?別喝太多甜膩的東西。」伊東說。「我喝熱咖啡。」 女侍不必特意走過來也聽得見的聲量。 一間很小的店。 「到公司來幹嘛。」伊東輕鬆地說。 京一是獨生子。非常馴良老實,……

《血襯衣》 P 6
當然,一定在不被發現的情形下跟蹤他,這幢房子也一定受到監視。倘若京一出現,多半馬上被捕吧! 「京一……」伊東喃喃地說。 妻子去世後,他和兒子相依為命。起居室冷清清的毫無情趣可言……

《血襯衣》


《血襯衣》 P 7
「時間過得好快。」三谷說。「一下子八年過去,一眨眼而已。」 「是嗎?」恭子說。「對我而言,八年好長哪。」 「說的也是。」三谷說。 不要反對有錢人的意見。這是三谷的人生哲學。 ……

《血襯衣》 P 8
「是的……」伊東京一搖搖欲墜。 「怎麼啦?」幸子嚇了一跳,上前攙扶京一的身體。「振作些!」 「老師……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話一說完,京一已癱跌在水泥地面上。 幸子獃了。……

《血襯衣》 P 9
「嗨。」伊東露出笑臉。「我來交辭職信。馬上就走。 」 「是嗎?可是,社長什麼也沒說呀。」 「他在等我主動提出吧!」伊東聳聳肩。「總之,我想我應該辭掉這裡的工作。」 「真遺憾……

《血襯衣》 P 10
「也不是的……念小學和初中時,我倆都在一起。」阿翠說。「竟然被殺了。她是非常溫順的乖女孩啊!」 「兇手好像是她男朋友哦。」 「捉到了?」 「不曉得。今天的報紙好像有登出什麼消……

《血襯衣》 P 11
「是嗎?」恭子點點頭。「好吧!讓他進來這裡。請你迴避一下。」 「我會的──喂,讓他進來。」 三谷掛斷電話,抱著自己的檔案夾,往房門走過去。三谷開門之際,恰好端咖啡的人走進來。 ……

《血襯衣》 P 12
「要你特意跑一趟,我也過意不去。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就此失陪──」 「請便!打攪您啦。」伊東也霍地站起來。 恭子往門口走去時,伊東向她鞠躬。恭子打開門後,回頭再問: 「倘若令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