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血襯衣》


《血襯衣》 P 25
「嗯。」 伊東就像七十歲的老人一樣,蹣跚着往前走。 「他變得黑黑的……大概很熱吧!」伊東自言自語。 「伊東先生──」 「當一個人被燒時,大概能活多久才死去?」 「伊東先生……

《血襯衣》 P 26
「好吧!請你記下來。」 佐田依三谷所說寫下地址。 「謝謝你。」 「不用客氣。請代我問候她!」 三谷的說法,聽起來好像還有別的意思。 佐田放下聽筒,把便條放進袋內,準備外出……

《血襯衣》 P 27 -(完)-
「是她不對。我向你謝罪。所以,請你原諒久美。我可以代她死!」 恭子搖搖頭。 「不是我殺的。克哉殺的喲。由我親自下手的,只有秋崎洋子一個。其他的不是我殺的!」 「可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