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歪斜的複印


歪斜的複印 P 1
第1章 1 十一月底的一個夜晚,還不到六點,天全黑了。東京西部的閙市S地區和銀座一樣,燈火輝煌,行人熙攘,熱閙非凡。 在K大街上有好幾家劇場和電影院,附近的卡巴列酒館,酒……

歪斜的複印 P 2
從酒保的口氣和女招待的態度來看,他決不是受歡迎的顧客。 「這個人真不可思議。」 「太怪了。」酒保調製新酒裝入混和器,又絮叨了一遍。 他確實是個怪客,整整四小時坐在同一座位,看……

歪斜的複印 P 3
「聽說,老S調動工作了。」 「是的,請他客的人另換了一幫了。開初大家臉色都很尷尬,其中一個頭頭偷偷把我叫去說:‘聽說你跟老S挺要好,今後請你多關照。」「對了,誰都害怕納稅。」「舊……

歪斜的複印 P 4
警視廳偵查一科科長前島按到武藏野警察署的報告後,帶領數名偵查員和鑒識科員驅車趕往現常現場在遠離國營公路的小道上,只能通行一輛中型車。 偵查員總動員,小心翼翼地把屍體從泥土中挖出來……

歪斜的複印 P 5
兇犯如何處理這些衣物呢,可以考慮下列方法:1。隱藏在某處;2。進了當鋪,或賣給舊衣店;3。送給別人;4。 燒燬或撕戍碎片,看不出原形。 第1種情況,隱藏在兇犯自己家裡或放在朋友……

歪斜的複印 P 6
「他從什麼時侯開始去的?」 「從去年十一月初到十二月底每天都去。正好是忙季,酒吧間的人討厭他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不過那家酒吧間生意不很好,所以他沒被趕出來。……」主任在紙上胡亂地寫……

歪斜的複印


歪斜的複印 P 7
「讓我到那兒坐一坐。」刑警A打了個招呼,兩人向角落的小房間走去。火紅色的厚窗帘撩在兩邊,窗上只吊著薄紗的白窗帘。 「看得見,看得見。」刑警A低聲說道。他坐著的座位是受害者最愛坐的……

歪斜的複印 P 8
這時,刑警A和刑警B發現那細高挑兒的女招待的圍裙邊上印着個「夏」字。 兩人正要走出「春香」菜館大門,從樓上傳來「喳啦,喳啦」麻將牌的洗牌聲。 第3章 3 兩人來到外面,雖說……

歪斜的複印 P 9
母親瞧見他,有點兒害怕。」「那麼這個人最近在公寓裡嗎?」「不,他住了兩個月就走了。」「嗬,那是很早以前羅!」「他家屬在九州,他說回九州看看。」咖啡端來了。 侍者托着一個大盤子,上……

歪斜的複印 P 10
然而,在這兒表示氣餒,又有何用,他只得借用一張空桌子奮鬥一番。會計師太太給他端來了茶和點心。 他開始從去年的名冊着手,三十一個稅務署,從署長開始一直往下查。 「沼田,沼田,」田……

歪斜的複印 P 11
田原低着頭向汽車走去。突然有人低聲喊他:「喂!喂!」田原轉過身來,只見一位身穿襯衣的二十四、五歲的輕人看著他。 「您叫我嗎?」田原問道。年輕人臉上沁出汗,目光炯炯。 「您是報社……

歪斜的複印 P 12
我看不下去,出了大門,攆上沼田君,說:’沼田君,你太倒霉了。我要是有點力量,我一定為你出點力,可是我太年輕,太沒有力量了,請您原諒。『沼田君直盯盯地看著我,熱淚盈眶,他對我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