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天蝎


天蝎 P 1
約翰·加德納 著 1最長的一里路 午夜剛過10分鐘,一位少女走下火車,駐足在一座已經歇業的報刊亭前,被一則新聞廣告震驚了:首相號召大選——6月11日。現在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

天蝎 P 2
當特別刑偵局的官員進來時,M 的腦子裡塞得滿滿的,忠實的莫尼彭尼小姐知道個中原委。在俯視攝政公園的總部大樓裡正在進行一場惱人的、曠日持久的清理檢查。審計官員已經來了一個星期,他們佔……

天蝎 P 3
不過有一兩件有意思的事。這個姑娘戒掉了海洛因。照她家的朋友們講,這是近兩個月才做到的事。我們還未同她的父母談過。 」 M 點點頭,等着警官繼續講下去。 「您聽說過一個自稱為忍……

天蝎 P 4
邦德已經到達了最後的指定地點,完成了10天的訓練。現在他最大的願望是坐上卡車,回到赫裡福德,在回倫敦覆命前,洗個澡,吃頓飯,然後舒舒服服睡上24小時。但是,當副官從停着的卡車向他走……

天蝎 P 5
「咱們先猛開一陣試試看,實在不行就迫使他們停下來。」 高速公路上車輛很擁擠。邦德回頭看了一眼,那輛灰色紳寶的輪廓在其他汽車燈光的輝映下,清晰可見。它仍保持兩個車身的距離,尾隨着他……

天蝎 P 6
過了一會兒,一道火光衝天而起,隨即傳來一陣猛烈的爆炸聲。 「我想,我們本來可以和它保持一定距離,不必打壞它。」邦德喃喃地說。 「打壞什麼啦?」從司機座位前的反光鏡裡,邦德可以看……

天蝎


天蝎 P 7
「那個電話?」貝利敦促着。 「對了,她聊了一會兒,說她正在一家醫院裡,然後問我是否被拯救過。你知道,那是一種宗教式的語言。」 「你是怎麼說的?」 「什麼怎麼說的?」 「你是……

天蝎 P 8
據M 講,在戈姆-基奧的銀行職員告訴他埃瑪·杜普的死訊後,施賴溫漢姆勛爵的心情糟透了。 「他几乎是哭着進來的。」M 冷峻的面孔舒緩下來,“從來沒見過他那個樣子,從來沒有。當時的情……

天蝎 P 9
施賴溫漢姆勛爵的稱謂與他的外表大相逕庭。在那些只聞其名未謁其面的百姓心目中,巴賽爾·施賴溫漢姆一定是位舉止高雅、儀表堂堂的王公貴族。而眼前的這一位,腰肥體胖,兩手粗笨,頭頂上豎著一……

天蝎 P 10
「噢,是的,千真萬確。他似乎有些着魔,可能正是他的那股勁頭讓我覺得他陰險。但是我決沒想到他真的幹了。」 「除了那股着魔的勁頭,你沒發現他還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嗎?」邦德又問。 施……

天蝎 P 11
「是的,」M 沒有表現出熱情,「你知道他的名字和電話號碼嗎?」 「當然。」 「告訴我。那人叫波爾曼,對不對?你好像談起過他。」 邦德背誦出在他們分手時,波力告訴他的電話號碼。……

天蝎 P 12
他們會意地互相看了一眼,邦德皺起眉頭。這時,床上的美人開始躁動呻吟起來。 她發出的聲音像是從墳墓裡冒出來的,沙啞、艱澀,透着狠毒:「忍者將主宰,忍者將主宰整個世界。」邦德頭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