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白與黑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1
第1章序曲 一九六○年,日本球季第1場比賽在川崎球場正式開打的當天——昭和三十五年十月十一日早上十一點半左右,詩人S·Y先生在散步途中,天際出現令他驚奇的東西,只見他僵立在當場,……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2
S·Y先生搖搖頭,便跟卡比一起走下山丘;十五分鐘後,他回到家、吃烏龍麵當午餐。S·Y先生害怕會有高血壓,所以儘量控制米食的攝取。 吃完麵之後是十二點四十五分,S·Y先生打開電視,……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3
緒方順子住在「日出社區」的第10八號大樓,這裡目前還有兩棟建築物正趕着完工,挖士機也還在工作着。 緒方順子的公寓是一八二一室,即是指十八號大樓的二十一室。 只見鐵門上掛着「須藤……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4
「我已經三十三歲了,所以才會急啊!金田一先生,你已知道我這個人不適合做夜晚的蝴蝶,剛好阿雄那麼純情,我也想要當個好太太……不過看來還是不行。」 「為了預防萬一,我想請問信中提及Q……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5
「因為事情就在你房間的正對面發生,你說沒注意到未免太奇怪了。」 「京美……到底發生什麼事?」 京美比須藤順子小了十幾歲,她激烈地指責須藤順子的那種氣魄,散髮出一股奇妙的女人味。……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6
那只討厭的烏鴉沒有嗚叫,消失在十八號大樓的另一邊。它應該有飼主,其中一隻腳上還卷着繃帶。 「然後呢?」 山川警官苦笑着說[ 「真是的,烏鴉打斷我的話……我剛纔說今天早上這裡的……

金田一之白與黑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7
你們可能會問這些器材有沒有撞到哪裡,但是我可以保證,絶對沒有這種事情。那麼大的機器如果撞到的話,建築物上應該會留下痕跡,而且在場的人也都會知道。” 藤野身後四、五個全身是柏油的工……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8
「不是的,整個社區共有五名管理員,每個人負責四棟,根津目前負責第10七、十八號大樓,等到第10九、二十號大樓完工後也由他負責。」 「謝謝。藤野,請你繼續回答警官有關那個畫家的問題……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9
「警官,你看水池上好像有東西呢!那是什麼?」 「在哪裡?」 「就在大樹附近,有個東西在水上飄着……那是水草嗎?」 「金田一先生,那是橡果啦!你看,就是從那棵樹上落下,然後浮在……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10
須藤順子說到這裡就停住了,而根津伍市什麼也沒說,因此須藤順子又開始口吃起來。 「你知道嗎……這、這個社區有怪信橫行……就是以『LadiesandGentlemen』開頭的怪信,寫……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11
「他在念帝都電影公司的演技研究所。」 「他是明星?」 「還不是,應該說是未來的明星。」 須藤順子重新看著根津伍市的臉。這個男人原先不論聽到什麼,反應都是有氣無力的,可是一談到……

金田一之白與黑 P 12
「須藤太太,剛纔你說懷疑怪信是『蒲公英』的老闆娘發出的,你有什麼根據嗎?」 此刻須藤順子心裡非常難過,意外的怪信使他們夫妻倆面臨最大的危機,她現在對發出怪信的人產生無比厭惡與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