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目擊》夏樹靜子(日)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1
目擊 一日清晨,有夫之婦麻子在與情人幽會後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個中年男子從河邊救起了一個即將墜入河中的小男孩,隨後他顧不上理會孩子的道謝便匆忙跑開了。緊接着,報上登出當日清晨發生……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2
突然,父親的身影從恭太的思緒中消失了,他的眼神一下子盯在了身邊的一個小東西上。一個白色球狀的小東西掉在了右側河邊的草叢裡。恭太不由得停住了腳步,對著那東西凝視起來。 果然是一個……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3
這時,她突然聽到有人在身邊的草地上奔走的腳步聲。她抬頭一看,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高個頭的青年人意外地出現在她面前。麻子之所以感到意外,一是因為田野還被濃重的晨霧包圍着,可見度很低;二……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4
一個身着黑色和服的男人頭朝着壁龕伏臥着倒在榻榻米上,一根茶色的細繩纏在他的脖子上,繩子上還殘留着幾根花白的頭髮。繩子像蛇一樣從其腹部延伸到壁龕的榻榻米上。 11點50分,平野照……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5
一打開電燈,8個榻榻米和6個榻榻米的兩個空蕩蕩的房間展現在眼前。每塊榻榻米上都泛着一層綠霉。套窗緊閉着,走近一看,窗閂上也積有厚厚的塵土。 「看來這個房間根本就沒使用過。」年輕……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6
麻子正在茶室裡往杯子裡放冰塊,聽到這話她突然把手停住了。此時令她手指不由得發硬的並不是殺人事件本身,而是丈夫若無其事地補充上的「是在善福寺呀」這句話。 與各務徹夫的一夜幽會正是……

《目擊》夏樹靜子(日)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7
「好像昨天他們又聘請了另外一所大學的專家搞了一次地下分析。無論把問題拿到哪裡去,他們也不可能得到滿意的結果的。不過,就是群馬醫科大的結果,我們也不太滿意。各務副教授好像也把環乙胺定……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8
單位住宅附近的居民,‘對麻子投來的充滿感激和善意的目光,對她來說是一種安慰和鼓勵。這是因為共立電化在擴大建廠的同時也修補了附近的公路、橋樑等。這一帶被治理得舊貌換了新顏。約有三成的……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9
他身上穿著件茶色的雨衣,體型微胖,肩寬,下巴處可以隱約看到有個肉瘤。儘管只有二三分鐘,而且是在晨霧中,但他還是讓麻子看出了其黝黑的臉上透着一副犯罪後留下的濃厚的陰影…… 而且,……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10
恭太本想把這個小故事講給別人聽的,可是不知為什麼他強烈地抑制住了自己的這種想法,結果到現在還沒有說出口來。就連那天早晨回到家裡,見到已經為他做好了早飯的母親時,他也沒有開口說這件事……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11
本來,只要被害人那裡存有有關的記錄,一切就都好辦了。如果一點目標也沒有的話,由於搜查人員不知道調查哪裡的註冊所為好,所以調查起來效率很低。在東京市內的每個區都有一處註冊所,若想調查……

《目擊》夏樹靜子(日) P 12
小野木腦海裡又浮現出畑山家裡那收拾得乾淨的廚房和大花玻璃杯來,這對於一個獨身老人來說也太不可思議了。 「這個女人住在哪裡呢?」露口問道。 土倉稍微考慮了一下,然後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