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罪孽


罪孽 P 1
一 信子的丈夫精一,上個月到北海道經商,至今沒有回來。 精一是經營煤炭的,為了買賣上的事,他常到東北的常盤和北海道去。每次走前都和信子訂下回來的大概日期,有時為了工作,……

罪孽 P 2
「啊,這樣吧,無論如何,我今晚到府上走一趟,去後再說。」俊吉如夢方醒,忙不迭地說。 「麻煩您了,那我晚上等您。」信子掛上電話。她有些奇怪,俊吉說來後再說,會是什麼意恩呢?況且,他……

罪孽 P 3
青森是個寂靜而荒涼的城市。天空陰沉沉的。大塊的黑雲向大地和房頂壓下來,讓人憋悶。 信子來到××街,找到了芙蓉酒吧。這條街上有不少酒家和茶館。天尚旱,茶館都沒營業。芙蓉酒吧的店面不……

罪孽 P 4
青森警察局來過報告,說她丈夫不在那裡。並且他們還調查過田所常子。信子聽後,面紅耳赤。這樣的家庭醜事向警察公開本來就丟人,這回又弄個鷄飛蛋打,悔不該當初向警察局報了棠。 「近來搶劫……

罪孽 P 5
「是我妹妹寫的。」白木淳三看完信說,「這樣看來,責任在我妹妹。她生來就是這個秉性,一旦認準了一條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妹妹離家出走,又不明不白地死去,這同她的性格是有很大關係的。 ……

罪孽 P 6
看得出二人還沒有商量過,經白木淳三一問,面面相覦。最後,還是信子先開了口:「我想從青森到秋田,經過日本海然後返回去,途中,還想去看看十和闐湖。」 「要到日本海岸去,就不必繞那麼大……

罪孽


罪孽 P 7
倆人的目光碰到一起,信子下意識地用雙手握緊了槳端。 「據說這裡很深,人要是掉下去不會河上來,是嗎?」過了一陣,信子又若無其事地問道。 「你對這裡真是瞭如指掌,從哪兒聽來的?」俊……

罪孽 P 8 -(完)-
看看信子沒有吱聲,俊吉又說:「精一和你結婚後的生活習慣,只有我一個人清楚,我在戰爭時期,作為弘前聯隊的士兵在這一帶獃過,對這裡的地理很熟悉,知道每年的六月份大清早就會大霧迷漫,去年……


人力銀行 | 汽車旅館 | 台灣溫泉 | 人物百科 | 南方站長 | 民宿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