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1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 1 單身生活的高見幸介回到新村住宅的房門前,在門外將鑰匙插進鎖眼時,就聽到屋子裡電話鈴在響個不停。 高見急忙打開門,心想也許是女兒彰子打來的……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2
恆美自從離婚以後,在繪畫的道路上發展得很不順利,又沒有人依靠,格外孤獨,現在又患上需要動手術的疾病,無論在精神上還是經濟上,都有求于瀨川。 看來瀨川將這些事都毫無隱瞞地告訴了後妻……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3
明子放鬆頗顯理智的嘴唇露出無奈的苦笑,將蓋着包紮帶而沒有被劃破的右袖向高見抬了抬。 「難怪。」 高見想起進病房之前向醫生訊問時醫生對他說的話。明子的傷是從右時向右碗的方向划去,……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4
工作很有熱情的吉井將那張幼稚的臉漲得通紅,點點頭。 「你舉舉具體的名字。」 「好像以前也有過相似的例子。大約兩個月前,有個職員突然被發配到孤島上的營業所去。」 「你是說『發配……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5
明子難道也有情人?——高見離開石油公司的大樓,抬頭仰望着夕幕的天空,不知為何心中湧出一種類似直覺的信念。 楠根知道明子有情人,卻還庇護着她?——但是,即便真有此事,難道這會導致明……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6
趁着早晨高見還沒有上班,女兒彰子來到高見的住宅。她顯得比三天前見面時更消瘦,眼也陷進去了。 為了那件前妻恆美的事,她與丈夫的爭執還沒有出現相互讓步的跡象。不!事態好像變得更嚴重了……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7
據初枝說,大約半個月以前,晚上7時過後,楠根在辦公室裡還沒有回家。這對他來說是很難得的。這時,他桌子上的電話鈴響了。隔壁房間裡只有初枝一個人。 她並非有意地聽到,楠根接起聽筒不由……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8
對楠根的直接嫌疑一排除,疑點便集中為兩點:一,石上單獨作案;二,明子殺害谷口還要重新考慮她與楠根之間有沒有什麼共同的意圖後裝作受害者。有人提出石上和明子同謀的可能性,但經過調查,兩……

《「試刀傷」的背後 》夏樹靜子(日) P 9 -(完)-
在明子的左臂,與右臂大致對稱的位置上,貼著三條附紗布的紙帶。高見的手指毫不遲疑地繼續剝下紙帶。在紙帶下,露出三條几乎平行的輕微的刀傷,全都剛剛癒合,呈凝固的細細的血櫻「是試刀傷嘛!……


人力銀行 | 汽車旅館 | 台灣溫泉 | 人物百科 | 南方站長 | 民宿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