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零的焦點


零的焦點 P 1
丈夫 秋天,經人做媒,板根禎子和鵜原憲一訂了婚。 禎子二十六歲,鵜原三十六歲。年齡倒很相配,但社會上看來,結婚似乎晚了點。 「三十六歲還打光棍,不知過去有過什麼事?」……

零的焦點 P 2
」說到這裡,引得客人們都笑了。「今天晚上,我第1次見到新娘,想我失利,我對新娘的理智灑脫、美麗端莊驚嘆不已。鵜原君到了三十六歲的今天,對於一切誘惑……是不是有,我不甚詳盡,一直忍耐……

零的焦點 P 3
從側面望去鵜原的顴骨突出,眼角上已有細細的皺紋。禎子心裡想:可不,此人已經三十六歲了。 不管有多長的交往,戀人的目光畢竟和夫婦間的目光不同,禎子不知道自己用什麼樣的目光看待鵜原。……

零的焦點 P 4
禎子摀住臉,心中思忖,丈夫是不是拿自己的身體和她作比較?三十六歲和二十六歲自然會有差別。可是從丈夫的眼神和口氣中絲毫沒有羡慕的意思。禎子這才意識到,丈夫是不是拿過去的女人和地作比較……

零的焦點 P 5
有一個剛上了年紀的男人,財產也攢下了,孩子也長大了,身邊沒有掛心事,拋棄家庭出走了,去尋求另一種生活。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這是外國小說裡的故事。」 「外國小說那就不管它了。……

零的焦點 P 6
禎子回到公寓裡。丈夫出差還沒有回來,比預計晚了兩天,難道常常這樣嗎?禎子後悔不該給公司打電話。 她心裡七上八下地又過了一整天。 傍晚,鄰近的房間跟前響起了腳步聲。樓梯上突然熱閙……

零的焦點


零的焦點 P 7
收拾行裝時,禎子把夾在原文書中的兩張照片塞到皮箱底下。 上野車站,一位瘦削的中年男子在檢票口等待禎子。 「您是鵜原太太吧?」他問道,說是和憲一同一個科的,其貌不揚。 他拿出車……

零的焦點 P 8
辦事處在繁華大街的橫街裡,在九谷燒店舖的二樓租的房子。店面上放著紅的、金的唐獅子和陶壺之類陶器,是家老鋪子,很氣派。上了樓,十鋪席大的房間放著四張辦公桌,桌上豎立着一些賬簿,原來是……

零的焦點 P 9
「沒有。也沒有其他線索。」本多代替禎子說。警員不時地用鉛筆記下些什麼。 這時,才來上班的警官見到本多,毫無顧忌地走過來。 「上次你來查問的那個人,還沒有消息嗎?」 這是一位上……

零的焦點 P 10
「沒聽說,鵜原先生說是因為工作需要而搬走的,搬走後連一張明信片也沒寄來。」老姐翕動着下唇不滿地說。 「是嗎,那也太過分了。」 「你們不知道鵜原先生的住處嗎?」老姐的目光轉動了一……

零的焦點 P 11
話雖這麼說,可是丈夫為什麼失蹤的原因還不知道。本多也不提及。禎子躊躇不決,也不想說出來。一般情況下,人們涉及到根本問題時總是往後拖延。 「我們光想陰暗的一面,是不是?比方說,鵜原……

零的焦點 P 12
還是外界的暴力?這句話到嘴邊,沒說出來。 「說鵜原先生讓自己失蹤,還為時過早。至今還沒有找到原因。十一日分手時,他還說要回辦事處來,桌子裡的東西還沒有整理。」 是啊!禎子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