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名譽無價


名譽無價 P 1
第1節紫色搶劫 搶劫裝甲運貨車這種事,在一天當中的任何時間都可能發生,但是大倫敦市區的警察,還沒有碰到過在交通高峰期搶了東西又能迅速逃跑的劫匪。他們也沒想到看得這麼嚴實的東西……

名譽無價 P 2
四個人誰也想不起來電子車門打開以後還發生了些什麼。他們被發現時,仍在人行道上處于昏迷狀態,頭盔和防彈背心穿得好好的,和其他人一樣,只是呼吸困難,煙霧嗆得肺部很難受。 兩輛裝甲運貨……

名譽無價 P 3
當邦德坐在辦公室外面等待召見時,他就發現莫尼彭尼小姐一反平時那種輕佻的樣子。 邦德猛地醒悟到,不論M為什麼召見他,可能都不是什麼好事。當他被允許進去時,這種感受就更深了。 參謀長……

名譽無價 P 4
邦德一下子激動起來,話語中包含着激憤。他指責這是聞所未聞的最愚蠢的想法,還沒聽說哪一個外國的情報機關想過能夠收買他,如果有人提出這種混帳的計劃,他們的頭兒十秒鐘內就會把它否決掉。 ……

名譽無價 P 5
「沒有。除非他們用一百個人和二十輛車專門跟蹤我。今天晚上的車流稠得像糖漿。星期四總是如此——晚上購物的人很多,在郊區住的人也獃在城裡等着會他們的妻子或女朋友。 」 電話鈴響了,……

名譽無價 P 6
他的房間面臨大海,他站在陽台上,啜着杯子裡的馬提尼酒,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彷彿他能夠捕捉並體驗到過去那浪漫時日的歡聲笑語。邦德洗了個澡,做了晚上出去的準備。 他吃了一頓適中的晚餐—……

名譽無價


名譽無價 P 7
「這也是我想說的。要是穿一身黑喪服,前一個你就不那麼吸引人了。可現在這個新人,不論穿什麼都光彩照人。」 「諂媚能使你左右逢源呢,詹姆斯·邦德。不過,我想傑伊·奧滕·霍利夫人並不需……

名譽無價 P 8
「我敢打賭!」邦德沉思了一下,說,「你說的這個傑伊·奧滕·霍利——五角大樓極為重視的傢伙,失蹤了,認為他死了——現在在這個叫修女十字的小村子裡落下了腳,這裡肯定有什麼大秘密,或掩蓋……

名譽無價 P 9
「他失蹤時,他自己使用的微機也失蹤了——或者,我可以說,同他一起同時失蹤了。我想是他事先已把它藏在什麼安全的地方了。那時,我們已看到微處理器的飛速發展——你知道,以一塊五毫米見方的……

名譽無價 P 10
「那麼,如果他真的還活着……?」 「哦,他的確還活着,詹姆斯。」她突然臉紅起來,「我見到過他。別懷疑我說的。他就是我告訴過你的——牛津郡修女十字村的賈森·聖約翰—芬尼斯。 我該……

名譽無價 P 11
大多數晚上,珀西和邦德總是在凌晨三點到三點半回到旅館。偶爾會早一些,在午夜一點回來,這樣可以再工作一個小時,然後美美睡一覺,再開始第2天的功課。 有時,他們開車沿海濱大道飛馳,直……

名譽無價 P 12
邦德向珀西喊了一聲「坐穩」,猛地一踩剎車,急打方向盤,使本特利突然兩個急轉彎,先左後右,企圖像障礙滑雪那樣,從兩車之間擠過去。然而,在通過右邊的「滑道」時,卻沒能成功。邦德不得不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