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1
無形的情絲 [日本]夏樹靜子 李重民譯 一 那幢房子面對著幽靜的石子路,四周圍着爬滿蔓薔薇的白鐵籬笆,籬笆上稀稀落落地開着石竹花。籬笆前鋪着一層綠綠的高麗草,銀白色……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2
在這五年裡,治子對醫生說的「有五分把握」的話一直寄託着更多的期望。她滿懷信心地注視着信之的成長——壯實的體魄,略微隆起的單眼皮,質樸剛毅的神情——信之還是個孩子,身上具有的這些特徵……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3
對方又沉默了,聽得見聽筒裡傳來粗粗的喘息聲。他好像深深地吸了口氣,「夫人,」他的語氣驟然改變,「實話告訴您,我是6年前在城之內醫院……」電話突然掛斷了。治子不知道這是公用電話的通話……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4
他瞥了一眼戴在右腕上的手錶,屁股向沙發外挪動了一下。“我想還是不和信之見面的好……今天本來就沒有準備……在治子的面前,武藤一直顯得侷促不安,好像在為自己當年的那種事感到害羞似的。見……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5
然而,他沒有發現治子有何變化,有時他覺得她神情憂傷,在有意迴避他,但這是早就有的,不值一提。他自己心裡也明白,治子已經察覺出他對信之的態度有微妙的變化。何況兩天前,治子說她感冒頭痛……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6
哼!又是武藤的詭計!想和她單獨交談,怕別人打攪吧!她一瞬間這樣想道,見走廊裡確實沒人,便輕輕地敲着門。雖然內心很緊張,但她毫不猶豫。她堅信,只有這樣,才是保護信之的道路。 她敲了……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7
「只好找與內藤關係密切的人逐個查問了。我家附近正好有個工匠,長年在富永建築公司承包工程,我找他打聽過,聽說內藤很受幹部菅野的寵愛。」離開富永建築公司時,赤司望着高村說道。他不到30……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8
「……我確實和他相識,他用武藤的名字接近我,趁我稍有疏忽便用武力和我發生了關係。出事那天,也是他在前一天打電話約我去的,但我沒有殺他,我到那裡時他已經死了……」高村透過警察署那渾濁……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9
「可是上個月,有人看見你和內藤在咖啡廳裡談話。」 高村是故弄玄虛,不料加根子萬分驚愕。 須臾,她突然好像很痛苦地閉上嘴,垂下了腦袋。 「那……是偶然見面才去喝點咖啡的……」果……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10
——拜啟,在您袖手旁觀之際……明天11月30日下午1點,如果您去查訪晝彩度旅館309室……貴夫人和那個男子一定在那裡——「難怪……」如果這信是可信的,也許是加根子指使內藤邀請治子,……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11
要找出6年前的卡片,無疑是一件很費力的工作。等了有三十多分鐘,城之內終於拿着兩張泛黃的卡片回來了。 「找到了?真對不起。」 「沒關係,真不好找埃施主不叫內藤敏男。年齡確是二十七……

《無形的情絲》夏樹靜子(日) P 12
治子調整着自己的思緒。去城之內醫院查訪。院長決不會很爽快地把施主的名字告訴她,他連警察都沒有說,更何況她是當事人了。無論怎麼請求,他都不會吐露半個字。 她常聽人說,新院長是個剛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