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喜宴》


《喜宴》 P 1
喜宴 楔子 婚禮當天,總會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事。 時節是春,也是結婚的季節,但今天是星期一,酒店宴會廳並不十分擁擠。 K酒店宴會廳的其中一個主任澤口,覺得心情有點悠閒。……

《喜宴》 P 2
「哎,哥哥——哥哥呀。」 被晴美一叫再叫的片山義太郎終於回過神來。 「什麼什麼?你叫我嗎?」 「在發什麼獃呀?是不是來得太早了?怎辦?還有一個鐘頭呢。」 「是嗎?那麼,還要……

《喜宴》 P 3
「那些恐嚇信呢?」 「扔掉了。我不應該扔掉它們吧?」 「可能從中可以查的寄信人是誰——算了。還有其他恨你的人嗎?」 「有。公司的人。」 「同事?」 「應該說是下屬吧。」白……

《喜宴》 P 4
沒出息的保鏢。 「我去。」石津站起來。「給他兩三記老拳,就會安靜下來的。」 「喂,不要!」片山慌忙說。「好吧。我們一起把他帶出去。」 酒店的工作人員都無法接近伊豆島。這時,澤……

《喜宴》 P 5
「他的傷勢如何?」片山問。 「已經叫了醫生,大概馬上就到……」澤口臉色鐵青的。「事情演變成這樣,萬分抱歉。」 「不,不是你的責任。」片山安慰他。「總之,必須讓喜宴順利結束才行。……

《喜宴》 P 6
說著,白井在新娘的身邊跪下。「否則她死不瞑目的……」 突然,大顆的眼淚從白井的眼睛流下。所有人肅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福爾摩斯捅了晴美的腳一下。 「什麼呀,福爾摩斯?」 ……

《喜宴》


《喜宴》 P 7
「我一度是白井君的上司。」岩本接下去。「現在,白井君是我的上司。」 會場掠過一陣疑惑。 「我現在是普通職員,我以前坐過的科長位子,現由白井君坐上去。但是,我認為那是是當然的事—……

《喜宴》 P 8 -(完)-
兩人互相替對方製造了不在現場證據! 「是嗎!」片山打了一個響指。可惜打不響,只是發出空洞的摩擦聲。 那是籌劃的詭計! 當時,脅本大概沒受傷吧!他只是按住腿呻吟,血是可以裝出來……


人力銀行 | 汽車旅館 | 台灣溫泉 | 人物百科 | 南方站長 | 民宿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