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蝎子的獵物


蝎子的獵物 P 1
的光。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兩扇厚重的門「嗡」了一聲,便自動向兩邊移去。 早早的,就有服務小姐迎在了電梯門口。 電梯裡的兩個人還沒有走近,正廳的某個男人便熱情的站起身來。他是這裡的常客,所以這裡的服務生……

蝎子的獵物 P 2
煩躁。 司徒明輝狹長性感的眼微顫着眯合。手在身側自製般蜷起時,他發問的語氣,像一個審視犯人的王者。 「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的聲音即使冷漠,有着磁性,卻帶著南極的冷冰。 身體沒有側過來。沒有真正的看她,……

蝎子的獵物 P 3
,那是一種他們都曾經經歷過的快樂。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快樂裡。手與自己最親密的人相系。沒有人會注意到夜空下,有兩個人心魂破碎。 沒有人體會,那種上演的劇情。 夜裡的樹枝,像一群魔鬼,張牙舞爪笑看風雲。 「秦瑤,我……

蝎子的獵物 P 4
日如年。更是過得糊里糊塗,沒有了時間概念。 是樂管家多事,打電話通知了夫人,所以李冰才放下應酬,從美國飛了回來。叫人用車把司徒明輝接到這裡。 沒有想到,還沒有等李冰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先從柳思陽口中得知了……

蝎子的獵物 P 5
奇怪的是……她沒有掙扎,也沒有叫喊。她的臉因缺氧,已漲得通紅轉而絳紫。秦瑤……腿軟……似乎踩在棉花上,再曲起,身體無力的向下墜。 視線已經模糊,耳朵聽到的聲音,已經毫無清晰可言的朦朧,看著司徒明輝,很努力的看著他與自己……

蝎子的獵物 P 6
刺激她的心臟。」 所有的人都忙着叫救護車,試圖對她急救。 聞聲趕來的李冰和柳思陽撥開人群,看到倒在人群裡的秦瑤。 李冰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柳思陽竟和她的老婆一起奔上前去。 「她怎麼了?」柳思陽抬頭就問。……

蝎子的獵物


蝎子的獵物 P 7
治病的。 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裡記載,水銀入耳,能蝕人腦,將金枕置於耳邊,水銀自然流出。水銀入肉,會使人筋攣,只有用金的物品熨導,水銀必然出來蝕金。 秦瑤……就這樣救了柳總的兒子。當時司徒明輝並不在場,所以,他對……

蝎子的獵物 P 8
喃自語。 明輝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不停的叫着,秦瑤秦瑤秦瑤秦瑤秦瑤…… 從沒有見過他如此惶恐不安過。她滿是母性的安慰,卻在下一秒窩進他的肩膀。 「謝謝你。」 她的臉摩擦着換了一個位置,離他更近一點,娓娓道:「……

蝎子的獵物 P 9
她衝他笑。 「真的好好吃。」 她毫不吝嗇的誇獎。 他的手帶著紙巾,停在了她的唇邊。一種無言的酸楚,就此張牙舞爪的襲來。 「你是存心想尋死,對嗎?」 司徒明輝低下了腦袋。 他微斜一下唇角,看向了一邊。他……

蝎子的獵物 P 10
女仆身上放開了。他轉身。一臉失落,無精打采。 「少……」 女傭想伸手去喊,門……「啪「的一聲又關上了,嚇得她反手摀住自己的心口。 這是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了?他整個人撲倒在床裡。軟軟的床,彈起,又恢復。空虛……

蝎子的獵物 P 11
這些天少爺的脾氣簡直是壞透了。這丫頭,簡直是不要命了?!王媽也沒有來得及看秦瑤的臉,只看到她的着裝,還以為是新來的女傭。 「還愣在這裡做什麼?快去伺侯少爺用餐。」 她低喝。 「啊?」秦瑤獃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蝎子的獵物 P 12
…」 她想說沒有,可是……鼻子強烈的酸澀起來。眼淚聚集了這些年來全部的悲苦,所有悲傷隱忍全部湧上心頭。 眼淚……滿出了眼底。身體有了被蟻蟲噬咬的疼痛,那種疼由身體裡迸發出來,更像有一個汽球突然在她的鼻頭爆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