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登山列車》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3
福爾摩斯是何等的「有趣」,外人根本無法想象! 「我做導遊多年,第1次帶了有小貓的隊!雖說是三色貓,配色實在有趣得很。真是稀有的貓」 被稱讚有趣啦稀有的,福爾摩斯應該不會十分高興……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4
「哥哥!」晴美氣勢洶洶地逼上前來,片山慌忙往後退。 「你們在談什麼?實穗的父親怎」 「他被殺了,還被人嵌進牆壁裡。」片山說。「對了,你說有話告訴我……」 「講清楚一點!」 ……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5
「可是……總之,沒有車就……」 「那該怎麼辦才好?你叫我走路回酒店」 遇到這樣的姑媽,沒有人可以拗得過她! 片山和松本正在面面相覷時,晴美抱著福爾摩斯走過來。 「咦!姑媽,……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6
「晤……他死」 「什麼?」靖子驚呼。「不可能的!」 「剛纔還精力充沛的……卻是死了!」 片山輕輕提起牛鈴的帶。松本的脖子周圍有紫黑色的淤血點。 他是被人勒死的。換言之,這是……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7
「說的也是。到底是誰做的」淺井走進教堂,仰望聖壇。 「我在意的是,松本先生為何被殺」 「是他只是普通的導遊而已。」 「說不定……」靖子欲言又止。 「說不定什麼?」 「呃………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8
「其實是這樣的。」栗原坐直身體。「我有一件困難的任務在身。」 「怎麼說起?」 「有關令尊的事。」 實穗的臉突然顯得緊張。 「家父……怎麼啦?」 「去世請節哀。」栗原清晰地……

《三色貓登山列車》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19
「關於掛在他脖子上的牛鈴」 「好像是絞殺而死的。為了不留指紋,我想多半是用牛鈴附着的絲帶勒斃松本的。」 「我有同感。」栗原沒有隱藏內心的喜悅。「這次的旅途有好多位偵探呢!真好!……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20
片山喝一口水,乾咳一聲。 「不僅是實穗,淺井勇治也有動機。假設他跟實穗結婚,目的是為了財產的話。」 「可是。淺井和實穗起程度蜜月的次日,水田雄一郎才出門的。」 「所以我說他們……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21
「這麼一來,假設兇手錯殺人的話,很可能是想殺靖子而誤殺松本」 「是這樣但是,有誰會狙擊靖子」 「淺井如何?」 「淺井?」 「對。假設靖子對他餘情未了,拚命糾纏的話……」 ……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22
「貴為搜查一科科長,日本警界的代表人物,有時必須寬宏大量的。」 「說的也是。」 「就當是來外國參觀拘留所好」 「參觀?晤,有道理。難得的體驗哩!」 「可不是」 在晴美的圓……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23
「放我下去,不是拋下去!」晴美慌忙說。「我會捉住窗框……對好,放手吧!」 「不要緊」 「不要緊,沒事的。哥哥,你在下面接我!」 真是不管我死活!我是被人推下來的 雖然嘀嘀咕……

《三色貓登山列車》 P 24
「這裡比較有趣嘛!」 這樣的女人也真少有哇!這個時候,片山認真地想,不管是石津還是別人,都要逼她嫁出去算否則憑她這種性格,遲早喪命在殺人犯手裡! 「聽我的話,去吧!」 「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