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生死相許無盡處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1
熱閙的同學會。 一如以往,出席人數不到一半,但這回几乎每個人都攜伴參加,甚至還有許多人連小娃娃都帶來了,所以,場面不但熱閙,甚至還有點嘈雜。 在當年的高中班長盧有幸家位在金山的別墅裡,大家熱絡地交換彼此的近況,歡……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2
節的時候講不是比較刺激嗎?」 「那妳就錯啦!小妹妹,」簡微玉以「資深者」的身分傲然道。「講鬼故事就是要冬天講才夠氣氛,冷風颼颼不提,妳想想,這麼冷的天……」 說著,她用右手抓住舒純雁的手,左手也伸去摸着廖姿雯妹妹的手……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3
如同他一樣。 在那緊緊交纏的視線中,沒有光、沒有熱、沒有火花,也沒有閃電,但就在眼神相會的一剎那,他們彼此就瞭解了。 如果說,每個人在一生之中都有一位宿命的對象,那麼,他們便是一眼就能認出對方的幸運兒,宛如小鳥終……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4
特別是,本應該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他們相處的態度和說話的語氣卻好象是打從上輩子就在一起般那麼熟稔,她說不出來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只是自然而然的就這麼表現出來了。 她真的不太能理解這一切,不過……悄悄的,她瞄了一下方拓性……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5
,」他低喃。「而我,也是屬於妳的。」 舒純雁立刻哼給他聽。「是喔!可是我就是不挑你,怎麼樣?」 方拓又笑了。「會的,無論任何時候,妳都只會挑我。」 「是嗎?嘿嘿!那到時候你就等着瞧吧!我會挑你我就不姓舒!……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6
他答應得這麼爽快,舒純雁反倒愣了一下。 「真的?」 「我不需要說謊。」 不是不會,而是不需要,這人還真狂傲啊! 舒純雁瞇了瞇眼。「你為什麼要這麼聽我的?」 方拓笑了,那麼富有魅力的笑容,令舒純……

生死相許無盡處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7
感覺喔!」王志傑突然加進來這麼一句。 簡微玉頓時柳眉倒豎。「喂!王志傑,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遜耶﹗難怪孫家怡會跑掉。」 「沒辦法,因為我們是一百見之後才鍾情的嘛!」 陳昆豪突然笑了。「我看是一千見吧!你們高一……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8
的樹林宛如暗夜的詛咒,把這棟豪宅關禁在無形的牢籠裡。KWLEIGH 掃 妲己校對 總有一天他要離開這裡! 方拓暗暗的發誓。 永遠的! * * * 其實,以舒純雁的成績,她大可上任何一所中等普通公立……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9
不甘、情不願地拿出化學作業和課本。 舒純雁馬上得意地揚起下巴,並對盧有幸歉然地道:「不好意思,班長,方拓下午放學以前一定交,OK?」 而老師也開始在方拓睡上課覺時丟板擦過來大罵,「上課不上課,睡什麼覺!」 當……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10
不要臉換來一記巴掌?﹗代價未免太昂貴了吧! 同樣嚇了好大一跳的舒純雁正想破口大罵方拓,沒想到體育老師竟搶先跑過來出風頭逞英雄,就差一匹白馬而已了。 「方拓,你怎麼可以打人?」人高馬大的體育老師一來就揪住方拓的衣領……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11
,你到底要我講幾次啊?反正又不是要你死,只不過是要你頂罪而已,教你的家人躲一陣子不就好了嗎?」 語畢,他迅速脫離那人的耍賴範圍,同時又朝爺爺瞥去一眼,後者沒有什麼特別表情地回到書房裡去了,但他就是可以感覺得到爺爺對他……

生死相許無盡處 P 12
。其它人注意到她的視線,也跟着看了過去。 「小雁?」總覺得好友好象快被那個不良學生給拐走了,廖姿雯不由得擔憂地低喚,希望能叫回她的魂來。 但舒純雁並沒有響應她的呼喚,兀自專心的和方拓遙遙地互相凝視,好似他們正在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