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臥底老師》


《臥底老師》 P 1
1、派對 「什麼玩意?」 拐了那個彎的當兒,兩個主婦異口同聲的喊出聲來。 一般的住宅區,通常都九曲十三彎,但是那裡應是一眼望盡的直路。 只要拐了那個彎,前面就是幾百米長……

《臥底老師》 P 2
君代的臉稍微退去血色,雙唇彷彿有所決定似地緊抿着。 ☆ ☆ ☆ 「媽媽去了哪兒?」早苗訝異地環視周圍。 自助餐形式的派對已經開始,大家邊吃豪華菜邊聊天。會場熱閙得近乎喧囂……

《臥底老師》 P 3
佐佐本家的母親在六年前去世了,爸爸從此獨身。然後,一家的生活起由次女夕裏子一手承擔。 本來應當承擔那個角色的長女綾子,雖然已是雙十年華的大學生,性格卻如小學生般膽怯;而夕裏子素來……

《臥底老師》 P 4
聽了綾子的錄音,國友更加莫名其妙。 「綾子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猜不着。」「有沒有什麼頭緒?例如最近她是否悶悶不樂……」 「沒有——她只說沒什麼胃口。不過,平……

《臥底老師》 P 5
飯後,國友先用車送綾子和珠美回寓所,再跟夕裏子兩個去兜風。 說是兜風,其實去的地方並不遠,這裡離她們的寓所頂多十分鐘車程。 怎麼說,夕裏子乃是十八歲的高中生。 「抱歉哦。」夕……

《臥底老師》 P 6
閉起眼睛的綾子,就像站着睡了一樣,但她站得不太穩。咚一聲,匕首從女人手中掉在地上。 綾子睜開眼睛時,女人突然全身喪失氣力似地癱坐在地。然後放聲大哭…… 「你沒事吧?」綾子蹲下去……

《臥底老師》


《臥底老師》 P 7
「有錢人也相當不易為哦。」原直子說。「我家還算可以,還有更有錢的人家哦。」 「應該是吧——直子,你跟那些名門望族也有來往吧!」 「一點點啦。但我認識不多。我姐姐念的是K女校,她……

《臥底老師》 P 8
對十八歲的夕裏子來說,人間的憎恨或殺意,似乎離自己很遠,不太覺得恐怖。 假如夕裏子本身恨人或想殺人的話,也許對這種事覺得恐懼。 「我能活着,真是幸運。」 夕裏子想,國友擔心自……

《臥底老師》 P 9
「真的……不知道。我的名字,家在哪兒,都忘了。」少女束手無策的樣子。「我怎麼啦?」 這是我要問的,夕裏子想。大概又會使國友頭痛了。 5、誘拐行動 「早!」珠美以清爽的臉孔出現……

《臥底老師》 P 10
「我想事情很快會結束。」男人說。 「小心會花去你不少的飯食哦。我是饞嘴貓!」珠美嚴肅地說。 「記不記得小西榮一這個名字?」國友問。 少女的表情絲毫不動,只是側側頭表示不知道。……

《臥底老師》 P 11
「我把女孩弄暈?」夕裏子終於明白了,他說的是那個莫名其妙的女孩。 「開玩笑!」 夕裏子像連珠炮似地把帶那女孩回來的原委滔滔不絶地說了一頓。 恐怕沒有人會對誘拐犯打來的電話說那……

《臥底老師》 P 12
「你在這裡做了幾十年,竟然不瞭解我的為人哪。」君代苦笑。 「萬分抱歉。」 「不。你肯包庇我,我很開心。」 「夫人!」 沼本拿起君代的手,吻她的手背,動作十分誇張。 「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