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瑪格麗特


我的瑪格麗特 P 1
璃——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當窗外傳來第1聲奇怪的聲響時,郎彩便注意到了。 不過夜裡常常有野貓會爬上窗檯,因此她頭也不抬的,繼續伏在書桌上趕她的期中報告。 今夜……

我的瑪格麗特 P 2
慕恩半開玩笑地建議。 劉宗奇第1個搖頭。「算了吧,你以為交女朋友像養寵物啊,萬一厭煩了怎麼辦?」 江雲冰冷淡地回應。「我也沒興趣。女人都很麻煩——當然,我不是在說小寶。」 孔令維笑笑地說:「那是當然的了,我……

我的瑪格麗特 P 3
火通明,原本這時候該上床睡美容覺的幾名樓友,竟然都還清醒著。龔千雅有些訝異。 發生了什麼事呀? 沒有回到自己的寢室,她敲了敲隔壁二一三室的門。 正在與湖濱詩人約會的郎綵頭也不抬地喊道:「再等一會兒,現在沒空!……

我的瑪格麗特 P 4
,周公老伯,對不起,她要爽約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果然弄錯了。 江雲冰和劉宗奇一起站在管理學院的門口,看著自他們面前走過去的龔千雅。 這位傳說中的系花有著……

我的瑪格麗特 P 5
鋼琴像是一頂尊貴的王冠,被陳列在這間透著陽光的琴房中。 隨著黑鍵與白鍵流暢的跳動,華麗的旋律迴蕩在室內,而後輾轉流泄到敞開的窗外,震懾了一旁聽眾的感官。 坐在鋼琴前彈琴的人恍如跌進了自己的冥想裡,他修長得不可思議……

我的瑪格麗特 P 6
望。 當他無助迷惘時,是琴音救了他。 當他將雙手放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時,撫過的第1個音符就足以撫慰他的不安。 然而這幾年來,他卻愈來愈無法從彈奏鋼琴裡得到撫慰。 那種想要逃走的感覺愈來愈強烈,使他開始害怕……

我的瑪格麗特


我的瑪格麗特 P 7
前才得知那不過是另一項打賭——你們男生真是無聊,動不動就打賭——但是俗話說的好,不賭不相識嘛。既然我們男未婚、女未嫁,就讓我當你的女朋友吧,安東尼,我會是一個很棒很棒的女朋友唷。」 他胸膛急促起伏,臉頰氣得發紅。「……

我的瑪格麗特 P 8
前額發綫逐年脫落的陳老闆唱做俱佳地道。 「是啊是啊,大人您真是慈悲心腸,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啊——」 他陳老闆交遊廣闊,卻也只認識一個郎彩不但能把肉麻當有趣,還能把有趣當肉麻。「好了好了,別扯淡了,快去換衣服上場……

我的瑪格麗特 P 9
盡情地哭。她的鋼琴,令人暢快,也令人感到欣慰。 緊接在G大調圓舞曲之後的,是升C小調圓舞曲。 這首曲子廣為人知,是一首十分優美而帶著深深憂愁的曲子。每一個觸鍵都彷彿在訴說一件往事。既傷感又多情。同樣是蕭邦的曲子。……

我的瑪格麗特 P 10
彩笑嘻嘻地刻意將紙鈔一張一張地點算一遍。「練習還有錢拿,真是再划算不過。」 「你這是提醒我要向你收取『租金』嗎?」 「老闆你不是當真的吧。」 郎彩趕緊將薪水塞進衣服口袋裏,速度快得讓人忍俊不住。「你忘了我有兩個……

我的瑪格麗特 P 11
「不會吧……」 孔令維難以置信地看著李慕恩。 「你看上她了?!」劉宗奇藏不住話地說了出來。 江雲冰沉默地看著那張畫,几乎可以想見郎彩那張弔兒郎當沒半點正經的臉。她嘻嘻笑笑地探出窗外,對每一個站在她窗下喊著別人名字……

我的瑪格麗特 P 12
學校沒有音樂班,每個人都在操場上大吼大叫的跑來跑去,看起來好有趣。 媽媽說他只會在這個新班級待幾個禮拜,等她找到好的音樂學校就會幫他轉過去。所以如果他想跟同學打球,就只有現在了。 想到這裡,所有的顧忌和疑慮都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