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頭條新聞》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1
三色貓頭條新聞 楔子 「再見。」 「晚安。」 □井律子和同事揮手道別後,走在黑夜的路上。 「拖遲啦。」她喃喃說著,稍微加快腳步。 「聊一會才走好嗎?」 這句話要留……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2
「這樣說,我很為難。」宣傳科的中井慌忙後退。「這是警察總監的──」 「總監是什麼?不是上司嗎?」栗原「咚」地用手拍桌子。大概覺得太過份了吧,又補充一句過來人的感想:「哎,總監也是……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3
誰也想不到,栗原會在咖啡室裡跟女孩子在侃侃而談。 律子吹着口哨走在回家的路上。 時間並不太晚,擦肩而過和追越她的人不少,也有聽見她的口哨聲而驀然回頭看的人。 「蠻開心的。」跟……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4
「不是去警視廳小姐選美比賽會場嗎?在胡說什麼呀?」 「可是,科長出席,我便不用……」 「是誰說你不用去?快些,要走啦!」 說完,栗原伸手進上衣的口袋,取出一朵白色玫瑰花,插在……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5
「喵。」 晴美逕自跑去前面了。片山悠閒地盤起雙臂,想著會場多豪華,不知花費多少租金之類的事。 環視四周,見各地警局的署長和麵熟的同行們,穿得像藝人般時髦,攝影師和記者等蜂擁而上……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6
「究竟科長去了哪兒?」根本發牢騷。「總監心情不好,拿我發脾氣的話可受不了!」 「奇怪。去了哪兒呢?」片山也擰頭。 「不可能是科長殺人潛逃了吧!」根本自暴自棄地說,當然是開玩笑的……

《三色貓頭條新聞》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7
「留在同一個房間裡的十七人中有兇手存在的可能性。」 「根本兄!大家都是警員哦。」片山瞪大了眼。 「警員也是人。不是嗎?」 「那……」 片山想起那個狠瞪□井律子的女警關香子。……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8
「好像是。因為有許多人作證了。」 「嗯哼。那畢竟是男女關係了──」 「那不一定。」石津把剩餘的茶漬澆在飯上。「也有酒肉朋友的。」然後猛吞茶漬飯。 可是,片山很難想像栗原和□井……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9
「嗯,高根先生和關小姐,似乎關係一直很親熱的樣子。」交通科的年輕女警阿部克子說。她也是參加選美的女子之一。 片山把她約到這間咖啡室來了。 「你和□井律子的感情好不好?」片山問。……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10
「噢,你們在一道兒呀。」 「有什麼事?」 「呃,沒有啦……」石津忸忸怩怩的。 「他和我約好吃晚餐的。」晴美代答。 「啊,對了。有口信託我帶來。」石津取出記事簿。「請向栗原警……

《三色貓頭條新聞》 P 11 -(完)-
「是幹了的顏料吧。」栗原說。「關香子靈機一觸,把它放進□井律子被殺害的更衣室內。喂,你幹嘛偷聽我們對話?」 「不是……我……」高根似乎有難言之隱。「我很在意這件事,心想可能是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