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1
東京站頭等、二等候車室 1 六點鐘過了。一小時前去專務董事辦公室的會計科科長還沒有回來。專務董事兼營業部主任有單獨的辦公室,和會計科分開。 天空分外清澄。從窗外射進來……

隔牆有眼 P 2
「可能吧!」科長低聲答道。話音裡含着一種茫無頭緒的意味。 「很久沒到府上拜訪了。」龍雄又說了一句。 科長答道:「過幾天來玩吧,內人常說起你。」 從銀座到東京站約十分鐘。一路上……

隔牆有眼 P 3
長臉盤,細眼睛,筆直的鼻樑,厚厚的嘴唇往下耷拉,毫無表情。總的說來,相貌很不顯眼。此人自稱崛口次郎,昨晚在東京站頭等、二等候車室裡,關野剛跟他相識。 「昨晚討擾了。」崛口行禮道。……

隔牆有眼 P 4
「那麼,關野先生,」峪口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裡,說道:「您把支票交給我吧,我給大山先生送去。」 關野把手伸進西裝上衣的裡口袋,一邊解鈕扣,一邊心裡感到陡然不安。轉強又覺得這是紀人憂……

隔牆有眼 P 5
「是。」關野德一郎應着,他感到口乾舌燥,嗓口火辣辣地痛。他嚥了一口唾沫說: 「我和那個自稱崛口次郎的人, 一起到了R相互銀行,一位二十四五歲身穿西裝的小伙子在行門口等候。他將我們……

隔牆有眼 P 6
我問她,慢回這個人可靠不可靠。女秘書說她不清楚。不過以前幾次交易,金額也很大,都談成了。我立刻趕回來向專務董事彙報。 專務的意見是,明天就等錢用,不妨先談談看。我也這樣想,事態緊……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7
再也沒有人提問題了。在這間巨頭辦公室裡,一片凝重的沉默,只有常務董事不滿地嘟吹了幾句。 經理又用兩手重新抱起了頭,將身體的重心斜到沙發的扶手上。那姿勢誰也不敢正視,除了關野德一郎……

隔牆有眼 P 8
秋崎龍雄在麻布山杉商事公司門口下了出租汽車。這是一座很破舊的三層樓房,外觀灰禿禿的,談不上有什麼格調。門旁黃銅做的橫招牌上,有的字已經脫落。這就是在東京屈指可數的大金融家山杉喜太郎……

隔牆有眼 P 9
遺書除給家屬之外,另有三封,分別給經理、專務董事和龍雄的,都是郵寄來的,是關野德一郎自殺前在旅館裡寫好的,在給經理和專務的信中對自己給公司造成重大損失表示歉意。 然而,給龍雄的遺……

隔牆有眼 P 10
「這兒停車行嗎?」司機看著計程表,說道,「那輛車開進一座大公館裡去了。」 他跟蹤達吉牌汽車,好像跟出興緻來了。 「辛苦你了。」龍雄付了車錢說道。 「祝您成功,先生!」 司機……

隔牆有眼 P 11
田村站起來去打電話,沒耽擱多久就回來了。 「他說馬上就來。」田村轉達說。 「是嗎?現在正是忙的時候,真對不起。」 龍雄表示謝意。田村接着轉了話題,兩人談了些朋友的情況,打發着……

隔牆有眼 P 12
兩個彈吉化的人,站在裏邊彈唱,顧客摟着女招待跳舞。龍雄侷促地從他們身後擠過去,坐到櫃檯跟前。酒保站在擺滿洋酒的酒櫃前兌鷄尾酒。他身旁站着兩個女招待,一個穿和服,一個一身西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