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13
可不是,他的身邊一個女人也沒有。他的身子挺結實,一副嚴厲的面孔。鼻子挺大,一雙骨碌碌四處張望的大眼睛,脖子又短又粗,寬寬的肩膀,實在其貌不揚,衣着並不講究,只有頭上那頂貝雷帽還說得……

隔牆有眼 P 14
坐在龍雄旁邊的「貝雷帽」探出身子,朝上崎望了一眼。 「喂,她是誰?」他小聲地問旁邊的女招待。 「媽咪的朋友」 「是商店的老闆娘吧?」 「哪兒啊,不是的。」 女招待只是搖搖……

隔牆有眼 P 15
這時,隔座至一陣哄閙,客人站起來準備走了。龍雄前那方向瞥了一眼,上崎繪津子站在「先生」旁邊也要退場了。 龍雄急忙吩咐結賬。 「怎麼?要走了?」「貝雷帽」擔過頭來問。 「晤,先……

隔牆有眼 P 16
左思右想,龍雄才恍然大悟。是的。為了跟蹤「先生」和上崎繪津子,他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那樣子顯得很不自然,於是被人盯上了。 後來他借商店櫥窗的燈光記下車號。這一切,完全有理由引起他……

隔牆有眼 P 17
接着龍雄將前後經過詳詳細細地說了一遍。田村叉着胳膊或托腮而坐,或咬咬手指頭,熱心地聽他講。待龍雄講完,他拿動着鼻翼,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太有苦思了。」他興奮地說,「被『倒票爺』……

隔牆有眼 P 18
一個穿戴整齊、上了年紀的人衝著他微笑。他一時沒認出來,原來是公司法律顧問瀨沼。浙語律師常出入董事室,龍雄認識他,但從來沒有說過話。見他親密地拍拍他的肩膀,一時不知所措,便向他一鞠躬……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19
好歹回絶了,舉了舉手,說聲:「回見。」「貝雷帽」離開龍雄,急忙踏上二號月台的樓梯。 從背後看,那身西裝是便宜貨,而且皺得沒有樣兒,但好像很有錢的樣子。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來頭?他和瀨……

隔牆有眼 P 20
「看光景你的運氣不壞啊。」「貝雷帽」指點着他手中的幾張馬票,說道。 「不見得。從清早起一個勁兒輸,剛纔,馬廄中的一個傢伙露了點口風,我趕緊跑來買了這幾張,不知道中不中。」 「原……

隔牆有眼 P 21
汽車在甲州街上奔馳。暮色蒼茫。 「先生,你今天手氣怎麼樣?」 「你問的是賽馬的事嗎?」「貝雷帽」反問道。 「嗯,你今天贏了沒有?」 「沒有。從早晨起沒中過。」 「第4場比……

隔牆有眼 P 22
「那麼,我也奉陪。咱們一直互相搭檔,別嫌棄我呀!」 “客人,車錢。’! 司機叫要車費。「貝雷帽」答應着,從褲袋裏掏出兩張皺巴巴的一百元鈔票,另一隻手緊緊輓住他的一條胳膊。 「……

隔牆有眼 P 23
樓下的吉他聲還在繼續,拍手的聲音停了下來,有人在說話。 那人騎在爬行的人身上,被壓在下面的人,駭然睜着大眼,翻出了白眼珠。 「畜生,你是個密探吧?賽馬你不懂裝懂。還不怕窮酸,用……

隔牆有眼 P 24
龍雄不能不承認,自己是力所不能勝任的。不論自己有多大幹勁,終究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瀨沼律師昨晚去熱海了,據說是律師同仁聚會。得知這一消息後,我立刻從社裡給他打了電話。」田村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