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25
瀨沼俊三郎律師已于二十六日晨,自熱海返京,立即親往澱橋警察署專案組。該氏認定被害者確係律師事務所職員由克利市現年三十八歲,並對偵查一科裡村科長的質疑一一作了回答。然而,該律師的陳述……

隔牆有眼 P 26
那時,從田九家後門走出三個人,他們不是分開走的,而是互相輓着胳膊。如果仔細觀察一下,就會發現中間的那個人是被左右兩邊架着走的。因為天黑看不清臉孔,只看見中間那個人個子比兩邊的人矮,……

隔牆有眼 P 27
是問呢,還是不問?力雄心裡頗為鑄民剛坐下便問會”人生疑的。 「托您的福,過一會兒便高朋滿座了。」 「那敢情好。」 龍雄向周圍掃了一眼,老闆娘不在。 「老闆娘呢?」 「馬上……

隔牆有眼 P 28
田村的眼神彷彿在思索什麼。 「這事兒有意思。名古屋?名古屋會有什麼事呢?」 這話此刻龍雄也不清楚,僅憑自己想象而已。是某人讓誰去名古屋避避風頭。所謂某人,與那個指使他行騙,又在……

隔牆有眼 P 29
點完菜後,田村從口袋裏掏出紙來,一邊看上面抄的電話號碼,一邊撥電話。 「喂,是XX先生府上嗎?我是報社的,今晚七點三十分乘飛機去名古屋的XXXX,是您家先生?好,謝謝。不,沒什麼……

隔牆有眼 P 30
龍雄估計四村一定到那幾家沒有電話的作調查去了。不過,他昨天說過,中午前就能辦完,而且還興沖沖地約好,一起去羽田機場。到時候他一定會回來。龍雄拿定主意,坐著等吧。 報社大門口,進進……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31
「哦,她休息!」田村神情沮喪地望着辦事員。 「是的,昨夜她上了最後一班。」 「那麼,她是在名古屋過夜的了?」 「是的,她昨夜宿在名古屋。那兒有青年會的空姐招待所。今天早晨乘頭……

隔牆有眼 P 32
擔架一到月台上,三四個從車窗探頭張望的人,接連跳到月台上幫着抬。 擔架經四五個人的手,勉強抬進車廂裡。他們生怕睡着的病人病情惡化,輕手輕腳,倍加小心,很費了點事,才把病人抬到一直……

隔牆有眼 P 33
不到五分鐘的路,便有一家書店。汽車停住,田村跑去買來一本火車時刻表。 「扼——名古屋,名古屋—…·」田村租短的手指急忙翻閲時刻表。 「東海道幹線由名古屋發車南下的,有二十二點五……

隔牆有眼 P 34
站務員笑着解釋道; 「外地有一夥團體客來到東京,有人發病,要回歧阜,要求用擔架將病人抬進車廂。我們同歧車站聯繫,要他們協助照看一下。方纔歧車站來電話說,那個病人沒有下車。我們正在……

隔牆有眼 P 35
「扼,你說什麼?把剛纔說的話再說一遍。」走過來問話的是坐在較遠處的一位老刑警。 「外地來的團體客中,有人生病,用擔架抬上火車。」近視眼刑警見對方氣勢洶洶,獃獃地望着他。 「什麼……

隔牆有眼 P 36
為了這事呀!龍雄心裡想,田村聽了空中小姐的話,準備到名古屋附近中央城各站調查一下。龍雄想起田村當時興緻勃勃的神情,完全能想象得出,田村遭到副處長拒絶後,會是怎樣一副沮喪的樣子。 ……